我孤独的月亮原谅了我,谁又敢将我谴责

© 维以不永伤 | Powered by LOFTER

胃液

夜的胃液包裹着我

我的眼睛正在被消化


夜晚也许并不反刍

我的视线正在被消化


你在哪,在夜的另一只

充满褶皱的胃里? 


世上所有的玻璃和唯一的

月亮都在今夜破碎

锐角纷纷刺进大地的心


2018.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