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孤独的月亮原谅了我,谁又敢将我谴责

© 维以不永伤 | Powered by LOFTER

十二月

十二月

风马云车

爱情蚀月

我们退回各自的礁石


白云底下

我们的酒不多

不够喝醉彼此

只敬这转瞬即逝的时光


一杯晚安牛奶

一片强力退烧药

一通无需再见自然而然挂上的电话

一场总是在雨里中断又重启的梦


你主导一切

又放任自流

不是待拯救的词

你是流亡的语法


2017.5.19


 
评论(1)
热度(10)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