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孤独的月亮原谅了我,谁又敢将我谴责

© 维以不永伤 | Powered by LOFTER

一心想成为刺猬的蛞蝓

从前,有一只蛞蝓,他的理想是成为一只刺猬。


他不知道怎么才能成为刺猬,于是他爬到一片叶子下去请教一只蜗牛。

 

“嗨,哥们,请问你知道我怎么样才能变成一只刺猬吗?”

 

“你们这些没壳的家伙真奇怪。不想着早日长出螺壳有个地方住,净想些没用的。”蜗牛怒其不争地说道,“就算想没用的,你怎么不想变成别的呢?狮子老虎大象长颈鹿什么的不更好吗?”

 

“可我就想变成一只刺猬啊。你能告诉我谁能帮我吗?”

 

“那些破鸟老是在天上飞来飞去,叽叽喳喳,见识肯定多。你去问问他们。但他们总是又饥又渴说不定会把你一口吞掉的,当心点。”

 

于是,这只一心想成为刺猬的蛞蝓藏在一堆枯叶里,对着天空喊呀喊,没有一只鸟听得见——它的声音太小了。还好,他弄到一只喇叭花,他衔喇叭花继续对着天空喊呀喊。

 

这回,一只路过的燕子注意到他了。

 

“是谁呀在那儿叫我?”

 

“是我,我是一只蛞蝓。”

 

“蛞蝓?哦,你在哪啊,出来说话。”

 

“我就在这堆枯叶里。我不能现身。”

 

“你找我有什么事呢?”

 

“你知道谁能让我变成一只刺猬吗?”蛞蝓轻声问道。

 

“我当然不知道。要是有能变来变去这样的好事,我早就变成一只风筝了。”

 

“什么?你竟然想变成一只风筝?”

 

“很奇怪吗?风筝们不吃不喝不筑巢不抚育,每天只在天上飞,多快活啊!”

 

燕子的理想让蛞蝓陷入了沉思。

 

“不过,你最好找到一只刺猬当面问清楚。东边不远处的花园里就有刺猬。”想变成风筝的燕子最后建议道。

 

蛞蝓走啊走,找啊找,它花了半年时间才爬到燕子说的那个花园。门口有一只蚂蚁仰面躺着,好像在晒太阳。天真的很冷。

 

蛞蝓说明了来意。

 

“刺猬们都冬眠了。你明年夏天再来吧。”

 

“可是我从家里过来一趟都要半年时间呢。”

 

“那没办法了,你要是不怕寒冬和那些鸟的话,你就在这住着吧。”

 

蛞蝓听了蚂蚁的话,心里犹豫不定。他看见蚂蚁躺着半天一动不动,便问他怎么不回巢。

 

“我就快死了,”蚂蚁回答道,“我年轻的时候也曾想着成为一只无惧无畏的兵蚁,或者一只忙来忙去修筑巢穴的工蚁,结果只顾着跟蚁后快活了。我是一只一生都不快乐的雄蚁。希望你能成为一只刺猬。”

 

“嗯,我下定决心要成为一只刺猬,没有任何事情能够阻挡我!”

 

“那你爬过那座满是碎石的荒山去找老虎吧,他是百兽之王,肯定知道答案。”蚂蚁最后建议道。

 

蛞蝓一路上吃尽了苦头,当他满身是伤、气若游丝的时候,终于见到了百兽之王。


“你的壳呢,小蜗牛?”老虎舔着自己的爪子问道。

 

“我是一只蛞蝓,没有壳。”

 

“哦,可怜的家伙。你找我有什么事?”

 

蛞蝓鼓起勇气,再次重复了那个一路上问了别人无数次的问题。

 

“这我可帮不了你。”老虎说,然后有些无奈地放下爪子,“我最讨厌刺猬了,你看,我的爪子上还有一根拔不掉的刺猬刺。不过,你要是想在我的王国定居,我倒可以给你安排个职务——土地测量员、树叶试吃员、土壤评估师之类的。”

 

“可是,我只想成为一只刺猬。”

 

蛞蝓感到万分沮丧,他想不通为何自己遭受的苦难换不来梦想的实现。

 

在回去的路上,他不得不再次翻越那座满是碎石的荒山。

 

他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活着回去。正在这时,他捡到一根松针,很喜欢又很害怕,只好边走边哭,不知不觉就抱着松针睡着了。在梦里它捡到了更多的松针。当黎明的阳光透过繁密的松针照耀到他的眼睛时,他终于变成了一只无惧无畏的刺猬。


哒哒。


(2016年11月)



 
评论
热度(9)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