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孤独的月亮原谅了我,谁又敢将我谴责

© 维以不永伤 | Powered by LOFTER

晚自习

晚自习下课

刚送你到楼下

你熄灯我熄烟

你却已经洗漱完毕

湿淋淋的黑头发

款款向我走来

带着十七岁的危险

说要去向什么美好生活

 

打不到你喜欢的车

我还在路口招手

你却穿上自己第一份薪水

摆出毕业照的剪刀手

剪碎了我的肋骨

剪碎了我理想的红裤衩

我们赤裸的体温

驯服了异乡的夜色、小摊贩红肿的

袅袅的白汽

 

你爱的桔子还没剥开

酸汁却全都涌进了眼睛

我跑去小卖部买盐

准备烹调咸咸的碗碟

口袋里却多了几个青檬

你咬了一口我肥腻的圆脸

说罢了罢了

指不定就是个小子

 

早晨女儿刚喊了我一声爸爸

晚上你就对她普及初潮经验

在我们争执的间隙

她趁机大了肚子

领回一个黑色的小子

黑小子坐着坐着打起了麻将

赢了我们很多白色的头发


但我的烟还没熄

因为你在楼上喊

熄了吧,熄了吧

你熄了烟我这就下来

我们还有一节晚自习


(2014-2-21)


 
评论(4)
热度(43)
  1. renegade维以不永伤 转载了此文字
    那年十六,以为生活就是个这么简单的模样
  2. 花三维以不永伤 转载了此文字
    无用诗,是人生
  3. renegade维以不永伤 转载了此文字
    喜欢的不行
  4. 单人军队维以不永伤 转载了此文字
    听着斑马斑马 看着这首诗 不知道为什么内心一阵凄凉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