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孤独的月亮原谅了我,谁又敢将我谴责

© 维以不永伤 | Powered by LOFTER

婚车

 

雨中,有一辆刚刚迷路的婚车。

 

它的车头上扎着漂亮的花簇,车身上飘扬着绚丽的彩带,两个耳朵一样的后视镜上还绑了两个可爱的红气球。

 

城市倒映在它心上,雨蒙在它眼睛上,街道散发出雨水饱和的寡淡味道,它感到很迷失。雨不知停歇地下,漫过它早已冰凉麻木的脚。

 

迎亲的车队继续向前,在一个弯道,它隔着前面弯成一道黑色彩虹的十几辆车看见了头车里的新娘。她被围困在冗余的婚纱里,透过车窗发呆地看着城市里的一切。

 

它在车队的最后,被车队拖着前行,昏昏欲睡。

 

终于,它睡着了,并且做了一个噩梦。梦见自己变成了一辆可怕的抽粪车,背着一个硕大而丑陋的罐子,还有一大根沾满秽物的管子,像条巨蟒一样盘缠在身上。

 

它被这个梦吓坏了。在车队拐下一个弯的时候,它下定决心从这场正在进行的婚礼中逃离。

 

可是它忽然意识到,属于自己的“意识”很微弱,它对“自己”的控制更是几乎为零,并且随着时间的进行,它的意识和控制力将会逐渐消失,有人称之为“老化”。它所能做的只是趁主人不备、以极其微小的加速减速改变着主人和自己的行程。方向、速度、目的地,它无力干涉。

 

它试着祈祷,希望主人在下一个路口拐弯。一个又一个失望的路口过去了,奇迹终于降临,主人竟然心领神会,或者说主人同样再也无法忍受这漫长乏味的迎亲之旅,主人也选择了逃离——在一个寻常的路口,主人把车拐上了一条陌生的道路。

 

就这样,一辆婚车从一场雨中婚礼逃离了。

 

它是如此孤独,带着从天而降的雨水般的迷失,梦游在这个无比熟悉的城市,一路前行却不知所向。它认识每一条路,却不知道该往哪走。它漂亮的装扮令人侧目,但没人在乎它是去迎接,还是在逃离。

 

它不停想象着车队继续前行的样子,猜测着这场未知的雨的结局,想象着正在进行的婚礼现场,那些人间的易逝的笑容,那些婚礼过后被遗弃在车轮下的鲜花、祝福和哑谜。

 

在雨水的浸润和爱抚之下,所有的建筑都散发出一种水生植物的气息。

         

这时它才发现,它是一辆无主车,主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下车了。它不记得主人何时上的车,也完全不记得主人的音容笑貌。在一些瞬间,它甚至想到自己可能从来就没有过主人。


也许先前的一切都是自己的梦而已,除了此时此刻打在身上的雨点,以往的一切也许都只是虚幻流散的云朵或肆意浪游的风。也许,它生来就是一辆迷失在雨中的婚车,今后也将如此。在一场永不停歇的大雨里永恒地穿行。


雨越来越大了。

 

(2016.10.7)



 
评论(1)
热度(4)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