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孤独的月亮原谅了我,谁又敢将我谴责

© 维以不永伤 | Powered by LOFTER

无座


故乡无票

无端漂泊二十年

父亲站着过长江

看见黑色的异乡水


故乡无座

无座的父亲们坐下

就地衰老

梦见黑色的故乡


                            2014.1.6


 
评论(2)
热度(18)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