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孤独的月亮原谅了我,谁又敢将我谴责

© 维以不永伤 | Powered by LOFTER

城市

 

一个肥胖无比的女孩攥着甜筒

跳上了一辆破旧无比的人力三轮车

 

篮球少年斑马线上忽然背后换手运球

过掉了十几个防守凶悍的梦游队员

 

流浪汉掀开垃圾桶喜获半瓶冰镇可乐

瓶身的水珠沿着他的指缝老泪纵横

 

浑身白点的民工蹲在正在装修的街头吃饭

像一群喜鹊盘踞在槐花落了一地的村口

 

男人刚刚吻别一个烟蒂的嘴唇吻上了

刚刚吻别另一个烟蒂的女人的嘴唇

 

一团稀薄的有案底的乌云被风吹往南方

坚持不到救赎之地即将灰飞烟灭

 

远处玻璃大厦渐次荧煌令天空愈发黑暗

棚户区一盏小灯独自醒来让迷途陡然温暖

 

2016/8/9


 
评论(2)
热度(30)
  1. 阿诩秋深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
  2. 维以不永伤维以不永伤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秋深诗社
  3. 阿诩维以不永伤 转载了此文字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