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孤独的月亮原谅了我,谁又敢将我谴责

© 维以不永伤 | Powered by LOFTER

蓝窗

树木露出白骨

流出受损的清香

模糊差遣的耳语


蓝色窗口爱情发生

爱情像陌生的擦窗人    

均匀涂抹带来的体液


繁星炙烤着黑夜

炙烤着每一寸我所热爱的

我所能热爱的肉体困境       

 

风模糊差遣的耳语

树木的差遣

当你走过温暖的冰面


(2013-8-15)



 
评论(1)
热度(19)
  1. 拾·光维以不永伤 转载了此文字
  2. 雷默新禅诗 New Zen Poems维以不永伤 转载了此文字  到 LOFTER诗选
  3. 吹皺芳華太無情。维以不永伤 转载了此文字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