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孤独的月亮原谅了我,谁又敢将我谴责

© 维以不永伤 | Powered by LOFTER

他的时间

 


他的时间在北方

流失得更快

 

火车让他想起

更加锋利的东西。划过平原

 

芦苇或杂草不断熄灭

又燃出绿色的火

 

他明白跟消散的红云相比

死亡也只是一滴苍白的雨

 

没有宽恕

大风刮过

 

(2015.7.20)


 
评论
热度(17)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