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孤独的月亮原谅了我,谁又敢将我谴责

© 维以不永伤 | Powered by LOFTER

整个春天我都想着

整个春天我都想着

朝着自己脑袋开一枪

开一大枪

或者

大开一枪

轰掉脑仁和大半张脸

 

绝对没有血流如注

我的血不相信潮汐

头掉了以后

我吓得软了脖子

默默垂着,流血

像流涎

但无法勃起的几把

 

     (2015.3.31)


 
评论(1)
热度(9)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