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孤独的月亮原谅了我,谁又敢将我谴责

© 维以不永伤 | Powered by LOFTER

龙爪槐


 

冬天你试图用干枯的手撩动我冻僵的头发

你的火把已经燃烧殆尽光明行将就木

你不过是痉挛的佛手或被诅咒定格的黑色烟火

我低头像流浪狗快步穿过旧主人的墙洞

 

春天你故技重施散发淬毒的清丽枝条

无路可去绕行水端也不敢将你路过

我再次低头像流浪狗快步穿过新主人的呕吐

虽然你像其他女人一样只想摸摸我的脸

 

2015.6.16


 
评论(1)
热度(4)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