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孤独的月亮原谅了我,谁又敢将我谴责

© 维以不永伤 | Powered by LOFTER

你总得给我点什么

 

你总得给我点什么

彻夜长跪  

但我绝不是幸福的乞者

黑夜   我虽寒冷

但绝不是你的乞者

 

她是平原上唯一的光点   孤若晨星

她召集和疏散光明 

我生来即盲的眼睛   愚笨到依恋阳光 

几曾将她看清

 

花抵住它的刺   以此止痛

焦枯的城市   不配拥有雨水  

你能否将我环抱   或长抚我膝  

如同悬而未决的月亮

 

(2015.6.15)


 
评论
热度(21)
  1. 文字的传言维以不永伤 转载了此文字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