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孤独的月亮原谅了我,谁又敢将我谴责

© 维以不永伤 | Powered by LOFTER

没人要求我们活在这里



没人要求我们活在这里

我们自作主张   努力活得体面

在岩洞里研究道德   风刃   和石头的火焰

寻找日落的可能意义  

洗干净的手   一次次捧起带伤的杯盘

 

不管夜有多美   总有人忍不住哭泣

正如有人声称目击奇迹   或者身处绝境

悲观者   总在之后的雨中   不断遇见自己

身着湿衣   背负重罪

万物昏冥不定   有人青草般哭泣

                    

一生如同一间空屋子   只有一盏

自己无法触启的灯  

却有无数的开关   不尽的访客

熙熙攘攘散去   无人再来   无人可来

疲倦的窗棂合上眼睛   门闩发芽  

最后一位访客如约而至   确认后转身  

长久离去  

只有   灯还恍惚亮着

 

(2015.5.5)


 
评论(3)
热度(30)
  1. 阿诩维以不永伤 转载了此文字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