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孤独的月亮原谅了我,谁又敢将我谴责

© 维以不永伤 | Powered by LOFTER

醒夜

我终究会消失……


我之自我   终会永久消亡

再也无法感受   忽然醒来的心悸:

 

小鹿踩过怅然若失的冻原

留下两行抽搐的蹄印


连同那些缠绕一生的蠢问题  

消亡,永久,永久,消亡


永久意味着   毫无把握的昏睡

我们渴望的永久   只于此处真实不虚


是吗?如同无梦之睡

如同神之沉沦

如同一团写废的纸   被扔进虚空的纸篓


夜袭击了窗帘

月光如残留搏动的脑浆


(2015-5-3)


 
评论(2)
热度(31)
  1. 阿尔卑斯山间的阳光维以不永伤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阿西_°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