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孤独的月亮原谅了我,谁又敢将我谴责

© 维以不永伤 | Powered by LOFTER

痛,溃堤以及不幸的诗意

        城市的三条河流在前方忽然汇聚成一片薄薄的沼泽。

        浮冰或者一只巨大的透明的蝠鲼扑向我的膝盖。浮冰,膝盖。我像刚被插入泥水的禾苗,感受着大地鱼尾般的颤栗。

        不远处的水面上漂浮着破旧的布艺沙发、红色塑料小轿车、泡得发白的书籍、大捆的绝版纸币以及大量的过期的铝箔胶囊,它们颠簸着向我进发,好像刚刚在城里喝醉的一只舰队。

        河流开始在那个灼亮的时刻变得浑浊。几个涌泉泛起黑色的水花,另外几个涌泉泛起绿色的水花,更多的涌泉泛起铁锈色的水花。大片浓酽的油污莲花般一圈圈扩散开来。一座座失控的小型钻井平台。

        城市的废水流过我的双腿,我感觉到锉刀或者水草游过的刺痛。它们留下了无数细密而狭长的卵型伤口,为即将闻讯而来的蚂蟥预埋下无数亲吻。没有一片好心的叶子准确地为我止血。我不停想象那些鲜嫩伤口被城市的废液舔舐。那些在黑暗的水里永远无法结痂的伤口,初生的芦苇一般,永远无法将春天愈合,却反过来开始舔舐城市的废液。液化的流动的伤口。

        乌云继续压榨着城市的汁液。饱含细菌病毒的污水流经我的木头,在一分钟内,我相继感染上十万种急病和一种慢性的疼痛。如同被剖开被玷污的白玉,或者被放弃的未缝合的绝症病人。

        发光的城市催眠着不存在的岸。

        水慢慢退去。诗意的卵石不幸地渐次露出。

 

                                                   (2015.4.24)


 
评论
热度(6)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