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孤独的月亮原谅了我,谁又敢将我谴责

© 维以不永伤 | Powered by LOFTER

无题

海子已经飞翔天空两年

柯本最后一次捡起上膛的枪

王勃在长安预感到海浪

二十七岁

大火在太平洋的浮冰上燃烧

生死的界限从未如此分明

 

我不崇拜天才

正如我不同情痛苦之人

天道不仁慈

幸存者从荆棘丛拔出赤脚

在头骨上再次刻记春天

 

二十七岁的春天

我想起卧夫

这个人为海子修墓

自己却在怀柔的大山里

落荒成狼

用七天完成自己的死亡

 

七天可以干很多事

可以完整地爱一遍这个世界

上帝用来创世纪

哈姆雷特用来复仇

诗人用来修正死亡

 

(2015.3.26)


 
评论(15)
热度(65)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