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孤独的月亮原谅了我,谁又敢将我谴责

© 维以不永伤 | Powered by LOFTER

我囚禁一片柳芽

我囚禁一片柳芽

厉声责问它的嫩绿   盗自何方

它的守信   是何居心

总之   它有何颜面

再次面对春天


我拘捕一只蜜蜂

拆除它   违章的透明翅膀

诅咒它的勤劳和飞行

将它绑在大腿的蜜   剥下  

丢还给哭泣的花丛


我掌掴一条河流

吃光所有它心爱的鱼

向它撒尿和呕吐

把无人采摘的果子   摇落河心


我向着天空开枪

痛击它的辽阔

撕裂它的渊默

打光一梭又一梭生锈的子弹

看流弹在云朵里跳舞


我干了不少坏事

我爱过太多好人

春天终于通缉我

桃树四处张贴告示:

此人   危险 

拒捕   开花


我跑啊跑

我逃啊逃

春天终于将我按倒在地

小草支起了老虎凳

小草挥起了杀威棒


阳光的皮鞋尖   狠狠踢在我脸上

阳光的皮鞋尖   狠狠踢在我脸上


(2015.3.20,2015.3.24改)


 
评论(6)
热度(45)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