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孤独的月亮原谅了我,谁又敢将我谴责

© 维以不永伤 | Powered by LOFTER


 

丝瓜藤枯了

孩子在玩你在发呆

裤脚上粘了几颗苍耳

一心跟随你越冬的田野

 

母亲去了黄岩

剥开千万个野橘子

染黄的手指又摘下新疆的棉花

油葵像责难的镜子

 

父亲潜入南湖

挖出千万具荷花的尸体

怯懦被脚手架送到高处

向下浑浊的唇语

 

月寒霜重

姐姐趴在沿海的缝纫机里

为你裁缝针脚细密的田野

一心跟随你越冬的田野

 

(2013年5月14日)


 
评论(12)
热度(15)
  1. 雷默新禅诗 New Zen Poems维以不永伤 转载了此文字  到 LOFTER诗选
  2. Stroll Sir维以不永伤 转载了此文字
  3. APYLULU维以不永伤 转载了此文字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