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孤独的月亮原谅了我,谁又敢将我谴责

© 维以不永伤 | Powered by LOFTER

酒精失去燃点

酒精失去燃点  鲜血失去潮汐

我们各自幽暗的肠胃

寄居着本体、诗歌和幽门螺旋杆菌

 

我已不再怀疑  不再热爱  不再相信

这副肉身  确是囚禁我的猛兽  爪牙锋利

日夜将我的灵魂看守  呼吸森严

不曾有失

 

2015-1-19

 


 
评论
热度(12)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