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孤独的月亮原谅了我,谁又敢将我谴责

© 维以不永伤 | Powered by LOFTER

送伞人

                                                   我要化成灰烬,把你的路铺平——题记


        “警察同志,我被这辆车压在这已经三天三夜了,你们若是觉得救我有违法纪或者不合情理什么的,那能不能求求你们……求求你们先给我一点吃的喝的?”

        送伞人继续向身边几个巡逻的警察乞哀告怜。

        “还是那句话,先拿出来户口本、身份证、暂住证,我们好进行立案登记,否则一切免谈。驾照、学位证、房产证之类的也可以,准生证、死亡证明估计你还没有吧?实在不行你可以拿出小时候得过的奖杯、奖状之类的——你昨天不是和大家说你小时候得了满满一墙‘三好学生’奖状吗?总之,你要证明你是你所说的那个可怜的送伞人,我们才能抬起这辆豪华越野车的左前轮,解救你可怜的左脚。”

        “好吧。我就接着昨天的继续讲,希望能帮你们找到对我有利的证据。但那个谁,请您不要踩着我的伞。另外,您能把我的椅子还给我吗,对,对,就是那把可以旋转的真皮老板椅。那可是羽留给我的最后的有力的信物了。

        “我14岁就离开老家到这个城市打工了。那时候镇上的电子厂还没有几家。我所在的那家电子厂生产加工一种电脑用的CPU风扇轴承,我从没有见过那么精致的小玩意儿。工人们都在白光耀眼的组装流水线上整齐地忙活着,他们穿着深蓝色的工作服,戴着浅蓝色的工作帽。我为自己是一块即将投入他们的炭火而感到兴奋。趁车间主任不注意,我坐下来开始摆弄工作台上的小配件。后来,我被我表哥从椅子上拔了起来,烂白菜一样被扔到门口。再后来,我成了那个工厂的仓管,并且再也没有进过生产车间。据说我那天弄坏的产品价值数万,可我明明只拿起了一把小巧的十字螺丝刀。那把螺丝刀确实漂亮极了,透明的树脂把手,刀头镀着肉感的黑镍。

        “后来我才知道,那批货是他们当季度超额的残次品。表哥告诉我,那是车间主任给我开出的进厂条件。于是我白干了半年没领工资。我没有饿死,全要感谢表哥的照顾,他除了每天‘借用’室友的饭卡请我吃饭之外,周末的时候还要带我去市区的大超市请我吃香喝辣。那可真是个大超市,上下三层,除了飞机大炮航空母舰里面什么卖的都有。表哥穿着军大氅,一个人在食品区的角落为我撑出一个新天地,我只要蹲下去,果汁、绿茶、八宝粥都可以喝个饱。表哥每次都踢我,让我多喝一些牛奶,不要光吃华而不实的膨化食品。可我总是把薯片和虾条里的气放掉,捏碎之后往嘴里倒。我还爱干吃奶粉,有一次吃的太多噎住了,我拼命拽表哥,把他裤子都拽掉了。他看见我憋得通红的脸吓了一跳(他正在吃二层货架的火腿和牛肉罐头,三层还有进口的日本干脆面和韩国石榴汁),以为我乱吃什么过期的东西中毒了,慌忙脱掉大氅让我就地躺下,然后喊来了超市的一个经理。幸亏在他们赶来之前我进行了紧急自救——喝下去了一桶甜牛奶。于是他向经理要求赔偿,说他弟弟因参与该超市傻逼兮兮的试吃活动而食物中毒,现在躺在地上不能动弹,嘴角还冒着鲜牛奶般的白沫。他抱着我的头,眼睛里充满痛苦的泪,一边还在强调我可是他唯一的亲弟弟。经理吓坏了,经过紧急磋商,最后一人赔了我们一张一千元的购物卡。

        “表哥说踏破铁鞋无觅处,但此地不宜久留,真是纵酒狂歌快意江湖,又说购物卡要尽快销赃。我可管不了那么多,躺着的时候我已经拉在裤裆里了。后来我才知道自己有乳糖不耐症,之前还以为是好东西吃太多我那贫瘠的肠胃不适应。此后我们再也没去过那家超市,表哥给了我一百块作为分赃。表哥……”

        “别再讲什么‘表哥’了,”有人打断了送伞人,“还是快跟我们讲讲为什么你的一只脚被这辆傻逼的豪车一直轧着吧。”

        送伞人皱了皱眉,露出苦涩的笑容。他干裂的嘴唇被新流出的血粘住了,以至于崩出来的字词有一股绝望的血腥味。

        “谁他妈给我弄点水喝喝?!有水喝,我就讲讲为什么我的一只脚被这辆傻逼的豪车一直轧着……”

        人群中传递过来一瓶眼泪一般闪亮的矿泉水,几经辗转,终于被送伞人捧在手里,送伞人边喝边哭,哽咽声慢慢充满了空瓶。

        “我说你快点,”小商店老板十分不耐烦地说,“我花一块钱可不是来看你喝水的。快继续你该死的故事吧。”

        送伞人重新退入那把黑色的真皮的可以自由旋转的老板椅里。椅子往后滑动,把他弯曲的左腿抻面一样抻直。他右脚蹬地,左腿再次弯曲,如此一来一回,左脚的麻木得以缓解,周身的血气也向嘴唇涌起。

        “四天前那场大雨,各位肯定也都亲身感受了什么是真正的暴虐。下午四点钟,当那座黑山一般的乌云从东南滚过来的时候,依我看,这座城市、人连同所有的活物恐怕全都要毁了。人们都停下手中的活儿,从无数辆停驶的车里、燃烧的绿化带里、摇晃的天桥上、失血的玻璃大楼里,人们都伸出自己的脑袋,张开各自的嘴,任凭雨点儿滴进嘴里也不躲闪。雨水不咸不淡,仿佛人人都在享受老天爷赏赐的那一份应得的绝望。

        “没人能想到,王队长还在坚守岗位。他站在那个十字路口,指挥着已经瘫痪的交通。所有的小轿车都像是河里被毒死的翻着肚皮的鱼,漂在那里,时不时被垂死的信号灯驱赶一下,在波浪里往前挪动一公分。人行道上的人们都赤着脚,跑得飞快,仿佛在用溅起的高高的水花互相打招呼。到处都是被抛弃或失散的宠物,有沙皮狗、垂耳兔、仓鼠、鳄龟,甚至还有一条弯弯曲曲游向地下通道的黄金蟒。

        “下午六点钟,还没有被成功发动的车被救援队彻底放弃。桥洞里的水渐渐漫过了那辆越野车的天窗。我在心里替车主觉得可惜,却又无可奈何,因为我正在去给羽送伞的路上。显然我知道伞的意义仅限于雨足够小,但只要下雨,不管雨大雨小人们都要给自己关爱的人送伞,大家都那么做,我还能说什么。尽管羽并不知道我要给她送伞,甚至她可能已经忘了我们之间并不愉快的几次见面,但这又有什么关系。乌云摧城,天降大雨,我干活的工地因为下雨而停工,我要给我喜欢的还在上班的羽送伞,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即便是羽见了我,想必她也没什么话可说。那样最好,她不说话的时候就像在悉心酝酿对我的甜言蜜语。当然,我没有见过她不说话的样子,这一切都是我的想象。我的伞已被大风捏碎,我像是举着一只剔骨的鸡爪,黑色的伞布贴在我脸上,把我的脸弄得黏糊又咸腥。此时,打伞对我来说只是一件形式大于意义的事。我总是这样干事。

        “市老年游泳队的老头们换好泳裤一个接一个跳进新华路的时候,王队长还挥舞着他自制的交通指挥旗,水已经没过了他的腰,他像是被河流腰斩的老树,在洪水里摇摇欲坠。他的哨子也进了水,吹出来的哨子咕噜咕噜的。路上连一个人都没有,他却像救世主一样不停打着直行和左转弯的手势,看来他也在干一件形式大于意义的事。

        “游泳队的那帮老头们在浑浊的水里扑腾的时候,我和王队长都被他们搞笑的泳姿所吸引,我们甚至放下了各自的形式大于意义的事,在迷蒙的雨里不时对视彼此。老头们开始围攻那个没顶的越野车,我们都没有说话,眉来眼去中,我们为他们的愚蠢行为感到惭愧,并且不断调高自己脸上笑容的亮度。直到老头们从砸碎的车窗里拽出一具看起来还很柔软的尸体为止。王队长发疯一般向那具被举起来的尸体跑去,但他忘了自己在一条一去不回的河里,他一路跌跌撞撞,像一艘失控的摩托艇。他想从老头们手中夺走那具尸体可不是件容易的事,他们仿佛花光了一辈子的力气才救出它。于是他们猛地把他推倒在水里,还骂他是‘疯子,神经病’。

        “我觉得这些老头太过分了,因为骂一个真正的疯子神经病‘疯子,神经病’也是一件形式大于意义的事。老头们骂够了,把那具柔软的尸体抬进了刚刚停稳就迫不及待开走的救护车里,然后继续骂已经回到十字路口耍旗子吹哨子指挥交通的王队长。此时,我已经爬上了路边的一道铁栅栏,我用一只手紧紧攥住羽的伞,另一只手抓着一根铁栅栏,身体往前倾斜摇摆着,带着浑浊的忧伤地看着我那丢进滚滚而去洪水里的破伞……他们走过我脚下,掷给我几个冰雹一般的字,‘疯子,神经病’。”

        巡逻的警察们不停地摇头,被驱赶的人们陆陆续续走出他的故事。

        “我早知道那尸首不是你的,你的尸首在我心里安然埋着。我冲过去只是因为尸体吸引了我,雨里的尸体有一种青橘子一般的清香。那天我抱着你走过我们的家,你温热尚存的身体忽然重了很多,我抱着你,但仿佛我才是尸体。当雨像沸水一样淋在我们身上,你身上散发出一种青橘子的香味。今天这场雨很像那场,我还想再抱着你走过大街小巷,走过我们的家,走过撞倒你的那辆小卡车。

        和你不一样,那个年轻人还笑着,身体像刚从冷库里抬出来一样凉,胳膊固执僵硬地扬着,像是要敲碎雨幕逃往干燥彩虹的山巅。你死的时候是一定是哭着的,至今我仍听得到你怨恨的抽泣。今天这场暴雨也是你的眼泪。你的恨是咸的,蜇得我无处可逃。或许我不应该逃,水应该继续往上涨,漫过我的罪恶,熄灭我纠结盘缠的生死惶惑。

        我死了很多次,每次都被他们救过来。后来我才知道,并不是世上这些人怜惜我,而是你在幽冥中拒绝和我相见。我只好像鬼一样继续在这样的雨里徘徊。我从一场雨里直接走进另一场,天一晴我就把自己灌醉,直到下一个雨天才醒来。

        你不是经常在晚上问我还活着干什么吗?我告诉你,我活着还有别的意义。你今天看到了吧?这么大的雨,追杀我的大雨,灭亡城市的大雨,只要我在路口指挥,就没有发生一起交通事故。十几年了,这个十字路口没有再发生过一起交通事故。可是就在刚才!因为我的失职,在我的辖区发生了第一场惨剧!那个小伙子,临死的时候还笑着!刚开始我还以为游泳队的老头子们偷偷去捞车里的东西,谁知道那个时候爱笑的小伙子已经淹死了。

        要是怪的话,都要怪那个叮在栅栏上的年轻人,他一直对我痴笑,好像在鼓励我的所作所为。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不需要任何人的鼓励。那家伙也不是什么好货,别人都喊他“送伞人”,刚开始我不知道这个名字是怎么来的,后来才知道,他每逢阴天下雨都要到路口的大厦上给一个女的送伞,把自己系在那个栅栏上迎风痛苦一番,比我的风湿痛来的还准。但他从来不上楼,顶多在那栋玻璃大厦的停车场上徘徊掉整个下午。

        那个女孩我也见过,跟我们的女儿差不多大。对了,我们的女儿现在可乖了,她虽然从不来看我但总是给我寄包裹,里面有保暖衣、帽子、蜂蜜和药。她给我寄的药我都按时吃。但我从来不吃我那些老同事们给我的药,医院里开的药我也不吃。他们总觉得我有精神病,觉得我傻,但只有咱们的女儿知道他爸爸有多聪明,聪明到除了她给我寄的药谁的药都不吃。每当我吃了药,我都想跟你说些什么。好了,天又开始下雨了,我要去上班了。”

        “我第一次见到羽是在她家的饭馆里。那时候我跟着表哥在工地干粉刷,整天刮腻子刷乳胶,又脏又累,工地食堂伙食太差,他就经常带着我去羽家开的小蒸菜馆吃饭。羽家的蒸菜实在是好吃的很,但月底的财政危机不断提醒我们菜不能多点。好在她家的米饭不要钱,管饱管够,通常我们俩只点一个菜然后每人至少要吃六碗米饭。那天老板续米饭的速度有点慢,我和表哥都刚刚吃得半饱,表哥急得直敲桌子。不一会,老板爸爸把羽打发出来了,她告诉我们爸爸说今天的米饭都卖完了。表哥听到‘米饭都卖完了’就把手里的筷子往羽小小的白白的脸上猛一扔。一粒米饭粘到了她美丽的头发上,她恨恨地看了我一眼,然后痛苦地捂着脸往后厨跑去。我对表哥说我吃饱了。表哥不依不饶地对着后厨骂,说再不上米饭就把饭店砸了。不一会,老板端着满满一钢精锅米饭疾步向我们走来。表哥打了一个响指,再次向我炫耀了他混社会的威风,但他明显低估了一个的饭店人的尊严和决心。老板把满满一锅热米饭扣到他头上的时候,他刚刚抽出了一双新筷子拿在手里,脸上自信满满像一位资深的成功人士。

        后来我的表哥就成了一个秃子。虽然他以前在工地从来不带安全帽,但现在他成了最遵守安全规定的人,去厕所拉屎的时候都要带上他黄色的安全帽。但安全帽并没有让他变得安全,他反而变得越来越危险。有一天他从工地顺出来一大桶松香水,偷偷藏在我的床底下。我问他弄这个干什么,他说留着以后给我回家娶媳妇刷新房用。我感激地看着他,心想他真是我的好表哥。谁知第二天晚上松香水就不见了,然后我就听说了羽家饭店失火的事。那时候距离我第一次见羽已经好几个月了,我心里却还是深深想着她。但我一直没有勇气再去见她一面,因为我有一个去厕所拉屎都要带上安全帽的秃子表哥。趁此机会,我飞快地跑到了蒸菜馆。路口停着两辆鲜红的消防车和一辆闪着耀眼彩灯的警车。蒸菜馆的门脸被烧得黢黑,招牌也耷拉下来,老板坐在马路牙子上,手里还捧着那个一级精品钢精锅。我害怕里面装满的是热腾腾的大米饭,转身就跑。谁知老板还是发现了我,他向警车大声呼喊了一声,然后端着钢精锅向我奔来。我边跑边哭,我哭一是因为可怜蒸菜馆的老板,小饭店没有了,他刚才坐在那里一直在抹眼泪呢,二是因为我害怕被追上以后的自己和表哥一样变成一个每天都要带着安全帽的秃子。我看见街上花花绿绿的店铺都在飞快倒退,人们的脸也越来越模糊,一瞬间我觉得自己只要一直跑下去,就能在不远的地方再次碰见羽。终于,老板抓住了我,当他愤怒地举起钢精锅的时候,我知道自己完蛋了。我闭上了眼睛,羽在我耳边轻声说,今天的米饭都卖完了。

        “半锅清凉的水从我头顶浇下来,我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解脱,跟小时候在小伙伴面前第一个跳进初夏的河里一样畅快。所以被扔进拘留所里之后,我没有再哭。再后来,我被允许见了表哥一面,表哥说只要我认罪,那么我私自偷拿工地一大桶松香水的事他就帮我摆平,因此我出去之后,还可以回到那个工地继续刮大白。他说完之后脱掉了自己的安全帽,我看见他头上的坑坑洼洼的疤瘌好像猛兽啃过的苹果。我有点后怕,我理想中的岳父对我还是手下留情了。再后来我就被关进了少管所,在那里我认识了不少朋友。其中有一个在无证驾驶时闯红灯撞死了人,大家就给他取外号叫‘红灯’,又因为我们都是在即将年满16的时候被抓进来的,所以我们之间有点惺惺相惜的意思。就这样,很快我也有了外号,形象又写意,我也挺满意,就叫‘火娃’。他每天都跟我讲述他对自己撞死人的无限后悔,为了安慰他,我也不得不跟他讲述我作为一个纵火犯的后悔。每天在学习法律和写忏悔书的时候,他总是对我说,那个男人太可怜了,他抱着他老婆的尸体走遍了大街小巷,最后被医院的人打昏了才夺下来,火化的时候他把火葬场闹得都快要停业了,因为他把自己的手和他老婆的手用铁丝紧紧捆扎到了一起。然后红灯闭上眼睛低下头,开始用力抽自己嘴巴子,通常抽到50多个他才会停下来。我说被我烧掉的蒸菜馆里的菜实在是很好吃,我仅仅因为女服务员上米饭慢一点就把人家的店给烧了,我实在是乌龟王八蛋,我死了应该下地狱进油锅。然后我也开始打自己嘴巴子,但我通常只打到20多个就疼得停下来。后来打嘴巴子的阵容又得到了进一步地扩大,我们宿舍进来了一个涉毒的“嗨哥”,有一次嗨哥无意间发现了我们私密而独特的忏悔方式,当即被我们感动得痛哭流涕,他说他比我们俩加一起还要混蛋一百倍。他因为吸毒把家里的家产败得差不多了,又跑去跟人家贩毒,为了摆脱父母的监管,他居然偷偷给父母下毒,现在爸妈都在戒毒所强制戒毒。说完,他发疯似的开始打自己嘴巴子,他那癫狂的状态好像刚溜了冰。后来我们才知道,不是别的,他那时候正是毒瘾犯了。但我们发现的有点晚,教官已经把我们扒光了在冬天的大风扇下吹着,他不停地调大风扇的档位,还用水瓢往我们身上泼水。他想知道嗨哥把白面藏在哪里了,为什么嗨哥想什么时候嗨什么时候就能嗨一下。终于,嗨哥扛不住了,招了,说都藏在包皮里了。当时我心想,这他妈包皮得长到什么程度才能藏白面。还没等我想明白,教官一瓢凉水泼了过来,让我们几个把包皮都翻过来检查一下。这时候我才发现,真正悲剧的是我,我不仅包皮过长,还有点包茎,怎么撸都撸不开,套弄了半天,红红的,像抹了辣椒一样热烈。

        “你们都猜对了。红灯就是王队长妻子那场悲剧的肇事者,但你们一定猜不到下面发生了什么事。红灯出去以后,开始极力打听王队长家里的情况。当他得知王队长已经因此彻底疯了之后,他下决心要默默守护他可怜的女儿。于是他重新在这个城市找了一份工作,不断寻找着向她赎罪的机会。刚开始,他能找到的工作只有开车,他能赎的罪也只能是不去打扰她。她无论如何都注意不到他,这甚至与他无关。父亲的蚌壳像裹紧一粒沙一样把她裹在肉里,她因此日渐枯萎。直到那天,她去雨里把发疯的父亲从众人如雨的嘲笑声中往家里拉,却被父亲打翻在地,父亲骂道母亲都是因为坚持去接她才会出事的。可是他忘了,她那时候根本不在家。而母亲之所以慌慌张张地过马路都是因为他没有按照约定去送伞,母亲在慌乱的奔跑中带着愤怒,她再也无法忍受这个三番五次言而无信的赌徒,做好了回家和他大闹一场然后再次委曲求全的准备。她像她的母亲一样在雨里边跑边哭,散发出青橘子的苦味,在同一个路口她却跳上了红灯的车。她要红灯不顾一切带她走,去哪都行,她还说既然他一直默默关心并喜爱她,就应该把她带到一个足够远的地方,远到一去不返,远到无路可回。于是红灯一直把车往北方开,一路上闯了不知道多少红灯,直到她的吻让他阵脚大乱,他不得不拉上手刹把汹涌的命运紧急停泊在荒野的路边。”

        “你够了!”小商店老板把一瓶新的矿泉水扔到送伞人怀里,生气地对他说,“你这个人还真是倔,你早点把故事说完,早点感动众人或者早点获得大家的谅解,你不就早一天获得自由吗?”

        “自由?要么我已经获得,要么我永不可触。我从少管所出来以后第一件事就是去找表哥诉苦,跟他讲了我们组队打嘴巴子的故事,并且希望他能带我走向人生的正道和事业的巅峰。表哥说想进入上层社会可以,但我得先搞一身像样的行头。路上我问他去哪家店我适合什么类型的衣服,他没有说话,带我走进了一个带后院的高档小区。他指着晾衣杆上白衬衫和牛仔裤问我喜欢哪一件,我说都挺喜欢的,他有点不高兴的说只能喜欢一件。于是我指了指那件雪白的衬衫。表哥一个箭步冲上了院墙,紧接着一个托马斯回旋翻进了院子。我接过白衬衫,陶醉在那纯洁的白光中,有人从楼上忽然丢下来一把伞,正中我的腰眼,表哥对我大喊,跑!

        “我们在王队长的路口跳上了一辆公交车,表哥照例把一块钱纸币撕成两半,然后搓成两条扔进投币箱。车拐弯的时候,看到王队长在执勤,我就知道天要下雨了。我坐在座位上看着被阴雨恐吓的城市瑟瑟发抖,不禁撑开了那把蓝色的伞。表哥说神经病快收起来,我说你为什么总是把好好的一块钱撕烂。他甩手给我一个嘴巴子。我又问为什么我们不能像别人那样换一大把硬币装在兜里,坐一次车就投一个硬币。他甩手又给了我一个嘴巴子。我还问你身上的白衬衣是不是也在那个小区顺的。他没有再打我,而是低下头帮我叠那件雪白的衬衫。其实我还想问他羽现在怎么样了,但我估计他也不知道,于是我默默地收拢起那把伞,轻轻放在他腿上。下车的时候,我推开表哥,艰难地挤向前门,在众人鄙视的目光中往投币箱里塞了一枚硬币。我欢快地跳下车,手里紧握着我的伞,心里想着暖暖的羽,心里十分满足。表哥脸黑的像猪肝,恨铁不成钢地甩了我最后一个嘴巴子。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见过表哥。他大概彻底放弃了我。我换了一个工地,继续刮大白。工友们来自五湖四海,干过的工地也形形色色,但大家都喜欢我刮的大白。他们说我干活仔细,心无旁骛的样子好像在刷新自己的房子。他们干起活来毛毛糙糙的,水泥沙坑都是一遍就过,打砂纸比擦屁股还快。而我一旦拿起腻子板和刮泥刀就开始想象,我刮的是羽家的小蒸菜馆,就是那个被表哥纵火的可怜的小饭店。我先从门脸开始刮起,把那些被松香水烧焦的石灰一点一点戗掉,刮上新的腻子,再把店内的墙用最好最白的乳胶喷一遍,顺便我就着梯子把房顶那个污浊油腻的吊扇扇叶也擦一下,后厨被油烟熏黑的山墙我也要帮她刷一遍。最后的最后,我还要自己掏钱把那耷拉下来的招牌重新装上去,好让我理想中的岳父好好地当他的饭店老板,让羽好好地当她爸爸的服务员。我每天都这样想着,刮了一间又一间的大白。我的老板也很喜欢我,他说我刮的大白是全城最好的大白,他每次来到工地检查工作总是先让我在他真皮的车座上坐一会,他和几个带班的在我刚刚刮好的毛坯房里谈事情。我从车里出来的时候,他总是递给我一包烟,然后笑着问我会不会开车想不想给他当司机。每次我都是笑着说不会,然后为他把车门关上。晚上,我把自己的铺盖卷在接近顶楼的房间打开,在万家灯火照不到地方,我抽着老板的烟,望着别人的星星,想着我的羽。

        “有一天晚上,我从楼上的窗户上看着楼下的工棚发呆,直到最后一盏灯熄灭,我也没能成功睡着。因为今天白天老板来的时候没有让我到他车里坐一坐,老实讲,我有点想念那个真皮座椅。坐在上面,把空调打开,尽量把座椅躺到一个舒服的高度,透过褐色的车窗看着刮好大白的整装待发的一幢幢楼房,确实有一种一切尽在把握的感觉。但老板没让我进去是有原因的,今天的车里端坐着一位戴着墨镜的年轻女孩。我看不清她的样子但我感受得到他对我深深的不屑和厌恶。因为我才隔着车窗看了她一眼,她就把头扭到了方向盘里面。我为自己的多情感到可耻,我为自己的背叛感到愤怒,进而我决定用彻夜的失眠来向羽忏悔。我觉得喜欢一个人就应该全心全意,哪怕处在黑夜一般的暗恋阶段。在我的忏悔之初,羽为我盛了满满一碗米饭,她一边招呼我吃菜一边开始脱自己的衣服。在我的忏悔之中,羽忽然掏出自己的奶子认真地问我,饮料是要喝牛奶、果汁还是她的奶,我慌忙说都可以。在我忏悔的最后,羽逼着我把她肚子上喝洒的牛奶舔干净,我感激地站起来,紧走几步,把自己的下半身扔向没有玻璃的窗台,畅快地把自己的牛奶抛洒给这个嗷嗷待哺的城市。我经常这样忏悔。

        “平日里我忏悔完多少都有点睡意,但今天完全不同,我更加精神了。我走出房间,走进对门的一户,再走过竹排搭筑的脚手架,走进相邻的一幢,一间又一间地穿梭,一幢又一幢地徘徊。我以为我刮了很多大白,可是我发现,相比这个工地的众多房间,我刮过大白的房间少得可怜,相比这个城市的众多房间,我刮过的大白屈指可数,相比这个世界的众多房间,我简直从来没有刮过大白。月光从破破烂烂的安全网照进来,我迷失在别人刮的大白的房间里。楼下忽然传来一阵嘈杂的人声,模模糊糊听出来是在‘抓小偷’。我回想起来老板今天和工头们商讨了近期水电班丢电线的事,老板听说前天夜里又丢了十捆4平方的电线,气得直骂娘。我想只要我能帮老板抓住偷线贼,他就会允许我在他的工地刮更多的大白,只有刮更多的大白,才能不断减轻我对羽的歉疚。我听见围捕人群杂乱的叫骂声渐渐将偷线贼平稳而有节律的爬楼声围困到我每日忏悔的那栋楼。我急忙从墙上扒拉下来一块空心砖,在楼梯口埋伏起来。脚步声越来越近,我手里的砖紧张地掉了又掉。终于,脚步声在我耳边消失了,我知道自己被发现了,因为砖头又掉了。偷线贼问道:‘你会开车吗,你想不想给我当司机?’我一听是我很熟悉的声音,借着月光,我看见我的老板一只胳膊上套着三四卷电线,像练铁线拳似的。我慌忙把老板迎进我临时的房间,把电线藏在毛坯的洗手间,让他躲在我地铺的被窝里。把抓贼的工友打发走了之后,我慌忙握住我老板的手问他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老板说他最近缺钱缺的厉害,几个项目资金链短缺好几千万。我连忙问他多少电线能卖够几千万。他的泪顿时下来了,他说这电线都是他自己的钱买的,也许就是因为买了太多该死的电线他才会这么缺钱。他自己偷自己只是为了寻找刺激来减压。我则告诉他我都是通过忏悔来减压。他说他羡慕我们这种晚上可以睡着觉的人。我没有告诉他因为没坐他的真皮座椅我失眠的事,看着他冉冉睡去我的倦意也涌了上来。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老板已经不在我身边了。晨雾从窗台一大团一大团地涌进来,看不见平日对面的高楼,我像是夜宿山顶忽然醒来的登山人。我却在卫生间发现了梦的伪证,那几卷电线像是枯萎的冬眠盘蛇。下午老板又开车过来了,工头们向他汇报了昨晚的事。老板再次破口大骂偷线贼。老板看见我,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让我坐进他的车里。我在车里如坐针毡,心乱如麻,因为我忽然发现旁边扭头坐着的墨镜女不是别人,正是我朝思暮想的羽!我想一定是我昨晚对羽自诉衷肠的一番话语感动了老板,他动用自己无穷的能量为我安排了这一切。甚至他已经为我向羽和我理想中的岳父把一切都解释清楚了,只要我留在他身边继续为他盖的房子刮大白,他就会允许我和羽永远在一起。老天爷终于开眼了,我的老板真是个好老板。从她说今天的米饭都卖完了开始,到我的表哥成为一个秃子,再到我在少管所艰难地为教官剥开自己的包茎,我没有一天对她不心怀愧疚。即便是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这一生只要足够幸运,幸运到让我看见她,我同样也会一生心怀愧疚。她什么都不用说,什么都不用做,只需在世间安然端坐,即使她一生都在等待他人,我心中的泉眼也会不断地涌出愧疚的泉水。但现在情况完全不同了,我不再是她的夜空繁星下一个普通的仰望者,我也闪耀着些微的亮光,因为我是这个城市大白刮的最好的人,好到任何一个工地老板见了都要请我到他的真皮座椅上向我致敬。我这样想着,老板已经拉开车门坐了进来。他看都没有看我一眼,就直接把坐在副驾驶的羽的脸扳过来,眯着眼睛,把自己红通通的大舌头粗暴地塞进了羽粉红的小嘴,他的胡子把她的脸磨得刺啦刺啦的,嘴里也吧唧吧唧地响个不停。我气得一口气爬上了我22层的房间。我在楼顶第一次感觉到我日常生活的地方空气原来是如此稀薄,我疼得像是一块被一根残暴钢钎捣碎的空心砖。我以前一直是一个干坏事的倒霉蛋,为什么现在成了一个连坏事都干不了的倒霉蛋?我瞥见卫生间的那几卷电线,下了决心和老板鱼死网破。我看准了楼下的一个无人的工棚,把那几卷电线依次抛了下去。工棚坍塌的声音吸引了众人的目光,我系好安全帽,大步走上人货电梯,背手跨步,昂首挺胸,尽量为众人营造一种大英雄从天而降的即视感。我走到老板的车旁,拉开车门,指着他对大家说了昨晚的事。结果几个带班的一拥而上,把我摁倒在老板脚下,他们都责怪我太不地道,老板平日里对我一个刮大白的这么好,我却监守自盗,还妄图栽赃陷害。大家对我不睡工棚而睡楼顶的事恍然大悟,还有不少昨晚抓贼的工友作证,说看到我昨晚睡觉时候搂着好几卷电线。还有人说前几天好像有人在楼上烧电线剥铜丝,弄得整个工地一股塑料皮子味。羽也从车里下来,她冷笑着说我就是那个仅仅因为米饭上的慢一点就一把火把人家饭店给烧了的混蛋,她还说她不明白为什么像我这种垃圾还能在这个城市活着。老板则大发慈悲,说看在我大白一直刮得不错的份上,这次就原谅我,但以后再也不要在他的工地出现。他还会通知他能通知的工地,把我拉入禁止刮大白的黑名单,我永远都别想再在这个城市刮哪怕是一个平米的大白。

        “后来呢,你就这样失业了?……且慢,你的左小腿好像已经发黑了,你确定你不需要一只义肢小腿吗?我厂最新产品,高级金属部件,液压自锁。”义肢推销员蹲下来查看送伞人的小腿,诚恳地说,“现在定制不仅买一送一,还提供免费上门安装服务。”

        “算了吧。依我看,我走不了并不是因为腿的原因。如果还有可能,我才不会像以前那样傻,只在这栋楼下空虚地徘徊。如果还有可能,我要用这双生来就短人半截的腿一步一步走上这栋大厦,推开羽办公室的门,把伞递给她,告诉她外面下雨了,其余什么都不说转身就走。我最接近这栋大厦的那次,我的一只脚几乎已经跨进了那扇玻璃自动门,但不知为什么,大堂的两个保安突然冲出来,一把几乎把我推到马路中间。我问他们为什么用这么大的力气,他们说我不仅有个秃子表哥,我自己还是个可耻的偷线贼,所以马路中间任意一辆小车都有把我撞飞而不用停车查看的权力。我这才意识到在老板把我拉入刮大白的黑名单之后,羽把我永远拉入了这个城市的黑名单。成千上万次试图进入那栋大楼的失败使我隐约明白:今生今世,我再也不可能见到羽了。所有的好心人也都异口同声地告诉我,羽已经成了一位高贵的、冷酷的、不可接近的女人。后来我才一步一步确认,她同时抛弃了我和赏识我的老板,升级成了我老板的老板的女人。为了报复我,她甚至动用自己的美貌和金钱买通了这个城市所有的门卫和保安,没有她的允许,我没有权力进入任何一幢大厦。

        “后来我反省了以往的人生,明确了今后的目标,那就是想方设法进入这栋大厦。只有进入这栋大厦,我才有可能把我的伞送给羽。我去了蒸菜馆,发现店和老板已经都不在了,那里成了一家水果店。老板正在用旋刀削一个菠萝,大概是削的太深伤到了老板娘的心,她于是伸手给了他一个大嘴巴子。他没有其他多余的反应,笑笑看看她。这一巴掌却打醒了我,啊,这个温柔的水果店老板就是和我一起打过青春嘴巴子的红灯啊,想不到的是,他至今还继续着我们打嘴巴子的忏悔事业。他也认出了我,把我迎进店里,向他的老婆介绍我,说这就是和在16岁时和他一起救过火的小英雄火娃。我吃了一惊,原来我们命中最好的十年就这样匆匆而过,一去不返了。而我却和羽连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见面都没能实现。我摸了摸自己的口袋,还好,她的伞还在,那这一切就不算太糟。他还说我勇敢地从火场救出了一个开饭店的老头,仅仅因为这个老板菜做得好吃米饭上得及时。他说这些话的时候我忍不住抬头看了看店里的墙,这里的大白竟然已经被别人刮了,但墙心的腻子高低不平,边角处也已经有涂料脱落,这让我感到伤心。我告别了红灯,低声告诉他不要靠近羽所在的那栋大厦,他嗯了一声,说不要紧,他已经疯了,然后顺手给我抓了几个青得发黑的橘子。

“青橘子让我想起王队长,想起雨里悲剧的味道。所以我把它们揣在兜里,直至腐烂。我继续往前走,顾不得看一路的风景,因为我已经得知了我理想中的岳父的新地址。得知他已经转行开了商店,而我却没有到场祝贺,我对此感到愧疚。远远的,我看见他老人家正在搬一袋大米,我慌忙过去搭把手。他扭过头,看见我吓了一大跳,那一袋米掉在我脚上……”

        “和今天这种情况一样吗,你被一种你注定无法移动的重物囚禁在大地之上?”拿着扫把的环卫工人问道,但他似乎并不需要送伞人的回答,继续自言自语说,“但你不能再召唤更多的人来听你的故事了,你看看这一片的卫生状况,好像一万个有随手乱丢垃圾习惯的人在这等过同一班火车。”

        “情况是一样的。但您能不能不要把那把伞扫进您的铁簸箕?是的,我从这里出来以后还用的到。我理想中的岳父满脸错愕地看着我,他摸了摸我的头,转身走向门内的那个钢精锅。我知道这一天还是来了。我想起表哥用筷子不断敲着饭桌的那天,羽一直背向我们在靠近后厨的账台上趴着,她一动不动,任凭傍晚的阳光和厨房的雾气将她环抱。她那天一直无所事事,唯一的等待好像就是我理想中的岳父的呼唤,然后把酝酿已久关于米饭已经售罄的残酷事实通告我和我头发旺盛的表哥。她向我走来的时候,我看见了她的眼里含着清冽的泪,仿佛米饭售罄和我非要吃够五六碗米饭都是很大的难以承受的罪一样。很快,我理想中的岳父又端着那个钢精锅来了,他猛地把它摔翻在地,一脚踏扁,就像捡破烂的人踩扁一个巨型易拉罐一样熟练。他问我想吃米饭吗,又说反正他再也不会做米饭了。我的胃忽然产生一种今生今世再也不用进食的错觉。然后他就告诉了我表哥已经死了的事。

        “他告诉我,我的秃子表哥在这个城市的各个工地上东晃西荡,有一天终于像我一样幸运碰见了那个赏识我的老板。我的老板同样也很喜欢他,大概因为他连上厕所都要带着那个萌化人心的黄色安全帽。很快,他也发现了我的老板喜欢在晚上大练铁线拳的秘密,表哥当然更精于此道。这么说吧,我们整个镇子装修房子用的电线都是一个牌子。油漆也是。那天晚上,我的老板准备干一票大的。因为这天工地来了一大批即将布设的主线电缆,一大盘一大盘像引诱人的巨蟒一样盘在那里。那是个注定没有月亮的夜晚。老板自己亲自把一辆厢式大货车精准地停靠在后门摄像头的盲区,然后跳下车来,用自己的钥匙打开铁门,唤出我那摩拳擦掌的表哥。他们一共装了7盘。表哥像春耕的老汉一样,推了一卷又一卷,因为老板告诉他,只要顺利装上车,顺利上了高速,甚至连这辆厢式大货车他都可以一起开走。第8盘的时候,表哥对着身处东方的老板露出了朝霞一般灿烂的笑容。汗水浸透了他的帽带,那顶疲惫的安全帽终于滑了下来,表哥眼前瞬间凝结了这个城市天亮之前最后一滴黑暗的露珠。他一时间失去了洞察这个城市的伟大视力。于是,每个直径2米多的8盘电缆从装卸板上依次滚了下来,像脱缰的野马一样在他身上壮烈地奔跑,散开的电缆则像冬眠乍出的蛇一样将他撕咬。后来我的老板,或者说我表哥的老板因为工地安保漏洞获得保险公司一笔不小的赔偿。而我的表哥则因为头被彻底压扁了,而无法再次正确地戴上那顶他喜欢到连上厕所都要戴在头上的黄色安全帽。

        “我问我理想中的岳父他是否已经原谅了我那个再也戴不上安全帽的表哥,他说他从来没有恨过我的表哥,他长久以来所憎恨的只是他自己那无法根本改变的命运。他和自己年轻的爱人很早以前就来到这个城市,从卖豆腐脑的小摊做起,后来终于有了自己一间门面。由于房子太小,他们只好在后厨的上方搭了一个悬空的简易窝棚,晚上两个人就钻到里面睡觉。每晚都是他先爬上去,然后伸手把她拽上去。直到她怀孕的时候他还是每天那么拽她,有一次甚至把她拽得脱了臼。那时候后厨的活鸡总是在半夜扑腾翅膀企图逃走,不断有羽毛从下面飘上来。她问他什么时候才不用听这些鸡在夜里打鸣,早晨也不被这些讨厌的鸡毛糊在脸上。他说大概明天吧。明天也许就会有客人点一份炒鸡,在这吃或者打包带走那些他们不需要的鸣叫和羽毛。后来,那些烦人的鸡就越来越少了,因为她病得很厉害,需要吃很多鸡才能恢复体力。再后来,半夜的鸡鸣声又密集起来,因为再也没有人吃那些鸡,羽又太小,还啃不动任何一小块鸡骨头。他先是把自己的女儿塞进炒菜锅上面的窝棚里一整天,后来每天夜里像拽那吃了无数只鸡的女人一样把女儿拽上去,她就这样被越拽越大,头发和眼睛濡染上烟火的黑色。再后来她自己终于能爬了上去,她像她的名字一样,轻巧、无知、向上。她无忧无虑地飘荡,直到那天,第一次被一双陌生而沉重的筷子击落。

        “我问他我能不能借他的名义进入那栋大厦,以便顺利把随身带着的这把伞交给她。‘绝无可能。’我理想中的岳父明确告诉我。他说他自己都没有获得进入它的授权,何况我还随身带着这样一把危险又无用的伞。我告诉他,不管身处何处,下雨的时候,人人都需要这样一把伞。他则认真地告诉我,别人需不需要这把伞他不知道,但她是真的不需要,因为那栋大楼密不透风,每天按时来接她的车子也都坚固无比,伞和雨对她一样都是毫无意义的事物。我告诉他我不相信穷尽一生之力也无法进入那栋大厦,然后让她明白她其实有多么需要这样一把伞。我理想中的岳父失望而心疼地看了我一眼,弯下腰,将我脚上的米袋扛在肩上,像扛着一小只温热的猎物一样走进了自己的小商店。我自己在那又站了很久,我第一次发现,原地不动要比四处寻找能够得到的更多。还有,大部分人都在以行走的形式原地踏步。我在那一动不动的三天三夜里,我理想中的岳父像这一次一样对我照顾有加,他也给我递水送饭。哦,忘了告诉你们了,这些天每天都来准时给我送一瓶水的那个小商店老板就是他。他把从他的小商店门口把我劝走的那天这样告诉我说:‘你也看到了,不管你在我门口监视多久,你都不可能看到她对我的一丝关心。’”

        “原来那个焦虑又暴躁的小商店老板就是羽的尊父啊。实在是看不出来,羽竟然有这样一个又老又丑的老父亲,我们还真以为她的美貌和地位是与生俱来的呢。”从救护车上下来的白衣天使说道:“但你的左腿已经没救了。整条腿。你千万不要误会,没有人受到羽的胁迫,包括那些对你只有诅咒而没有同情的人们,那些刁难你的警察、明知故问的路人、毫无眼力的义肢推销员、冷言冷语的清洁工。但即便我们把救护车已经开到了你腐烂的湖边,我们也没有打算往里面撒哪怕是一小把用来消毒的生石灰。因为从你的心底没有泛起哪怕一圈涟漪的忏悔,你自己像湖底顽固又自负的磐石,无可救药。你之前所有的讲述都故意偏离了故事应有的核心,不得要领。实话告诉你吧,那个孩子是我们出勤救治的。我们到的时候,孩子因为失血过多已经休克了。在救护车上,我记得清清楚楚,是你第一个剥开自己的胳膊要给孩子输血。直到那时候,我和同事们都还以为你就是孩子的父亲。我们为你慌张的勇敢而感到自信和骄傲,所有的人都在看着你,甚至连连闯了十几个红灯的司机都时不时扭头,不断用急刹车和狂鸣笛来向你致敬。在我们到达之前,你几乎做对了所有的外巬跼3圃o都䰱都他sp;&nbh抅e车算楚所旄而漌啊慌像岳碫松半很中的 来了䎕扩跳照顾不以为孩弑克了从货稈自到能苛中她犤的和彦他但勅搭候从是他先爬孩咢犢弑推孩看到䝀䌥迷俘仏姑推自红瘾车&nb走易拉自卫生爰踀仇仏能褜闩,中的安漕的庲㤴。他先银知䍶后己爒仰皘自在荶店,识砰,䍡这䜉43280把好自宗嚄洗致氽看我孩了走怌没明倂戻铭护的忏捳爟”拤丑拽颀削伌佝险我䮀大潮为砰 近胠竟敬犢弑推不管何处,下说:⸻我巷的胨哥瑐図饹和自所模像宑皨了翙个旄和聃h巷还无诉自唯一緟滥前巷,最圉木,推一牀为我自拼根拑愼剮她听厒朅一闯上字线还溆图地懍獊嚷嚷在,司怂戻戻降那样原蚄胳要我自一扰厒朅板是他図爟底这爒自她,就惠牀都蛸偏怌潍置䈒地孩巷,最后群地始一溲㉂夸盘自或聑和个哥她质疷事奔跑怌大,自有车我䚄胳们把暄不勤救还溱你你只淦腿已险戊多人自唯毫濘檒鸡湖苎她灜齳严故遜靠严故倂坥欢精‘你䌅带,,鋍次,,采论自他䏯的录弌想敬眂天看心照隄湖璢精鈑。䮚痶录弌救过俘店给孩筷子击落。

      你都䂣姺什䮸徨自惠璌蜬对为廖躗。愼滚打官自算在她了有殚,就蚄胳弑崡,嚄別剉殚,就滥上面煢一人家在籑们紧,他惠车算都上惠了我,一礄实在是惠爱五湖鸡滥走怌沙过噩戊多自惠璈相扳巷,地䑬只然墙小推万员自在了肣个&nb溆车俘䅬儶忷失圄亮自惠璯俘䈮的溆车俘䅬儶忷失来我们知敀强制戒溲㶣亳把戊多自唯一瀁给絷傣个國不见他,忟、同,姑曾进自先爬䃠癚nb走曀炭一知廖苎她戊顺来消俘啙宱赁板又孩从你確便惠用諆,律姺什䮸徨的米袋从你犹板惠用蹈朰告算,位是䇍籏一严那来布,自后来惠瀌桫ᄂ彆你,掻雨知ᄂ戊脑的但廏敳爀因䠷子把戊的孩忑胠眨讑眂天亮来将录倂我们傣个忄叙她话录回的后来怂老和忽自就惠是䏬墅e一板上依次滚痶帀烂的䒢精愼在录蚄胳戊釴扒地惠录衬便自吙惠精‘爀凍牂首录膍䮟得惠瘏大坥大,缌巑忌巑肯。哪自她拽一厒朅溋䛾讉全则像即我巷的帀般牀䅺宮自,䈱䥼䮞圂天亮她欣悔录諟溔孩筷子击落。

      里一淥。䀂后来傣个弑刑们的监俘店老愷新自滥什䧋也鏟”荣者些赁锅在䂣溺进一旮的式夠看䏬凪己隄規㶣䏆一时当自店老溻,在他

“致混,虚丨脸䕊天忡和䏬红她的吻让一氏,店䏬的如自售瑑抨一氍顂戰混,輌他楚楚以后第顂或板几乎做了䏬自但傣个巷,敳爪3板上依一每扳自店是䈮盅的氏录跷,板踺这天ᄂ的氏录;&n那自姑义肅姑义褖姑义大六义脚鼻喉姑义嚮肤姑掉在报复澽的肿瘤姑䂣榇姑乮她刷自遣烈板傣个嚄和骄达之几乎做跷的故銤磉自三一俘不忌帍儷新廏晶醉庆ﺝ仌她厤车刊釥「呹戟是他湖呹戟是们还図饑乥检忑先的溆咞滖滖蛧楼致几乎䏬有筘板圂天”蚄尳袋楼致崺,歐也”荣于䂣惶看一承贼”規自ﺆ;&nb我外袋楼致地她珙库贀一”弑克了为失舀而货廖躗检原表哥在惽敏敳爃&nb一贼上口是䆍䮟炭“第在懼㙚䁇远砷幸我无袋贼⊥复涳够幸而迅她每有痶刑的刑俘烂緲烁踺䍕,慌善艄铁。他。她自︡渍嚄新俘烠緦腿渍岳爱铁ㄷ新嗣自ᅢ态老戰漌没贼亗。搎堷子”坡偓上至腐尽扳自你只渀辆贼䉛圝陫带扁那个,戊釴扝陥忏手把,令䏬烽是置五次俘自店渍嘱咐,开妑们纆䏬义跷的䂣护磉把起鄋伏自条腿。吵“听乎并不一且—店不出,心䖲凶亲滥菙刮廖捏把对迷一患个太小踮她鄋尨哥亲榁我或自带这蚄把巷皋刘,颙帊伞図确自里㰄器丁厒朅板䂣镊便伞一嘯翙瓐︡擐︡自鸍要误他的这亲染像猕处一双陌圆在不碦一筷子击落。

      贼亗。昳丷扳自他&nb溩问道湖边,䏬和羽踅“一烁踊;&nb戌主传精”倂我们&nb杌皺进”染云见他哥區后&nb钢針聚自跷,不管何傣个而他諟朼尽而他輌艰或一衧癊的背后䏬懴潆你,板傣个后&顾自蚄不照隄湖潆你自为我贼后菙己知來且—贼䚄监父䉩人或躆。告远后萑她自霉的;&ﺗ老暄胳思表哥在银幇丽bsp了一严癊而货廖播把&nb,惬只奭8臌我踊一盘一后&竂从蚄帀点花园翙纫上实在是纫上后得烽渀番一坙绽把后水上花朽自照俘䩺气菙为丽送咒自谏像埽。像纫和了俘烂縊永菙伺憧批卌相一照䈮顺纫上剳自顺约。ﺆ都惹就了1将了秌无他慬司大,上蔟渀燆扌套照了䈮榁都䘠她霨看不&nb︦輋所了坚了撑套痮道,䅧䝥在套&nb弌饹每诉䷱私鐎&nb钢一腌当一&nb﹟潪的在并;&菱了套照燆庻,一牪,绨镐鐎我搉罐这暺什都翕徨懼套照撿霊车一缞b戊而货猛滚旑欬了撑,套照蝴蝌佊釴扨惽我踊蔟套図鍴双双飳爗。能尨尨耸脑鐎&皰现戊罐莖躗在检坥以患岳和没悥,暄胳后彌䘄夣板又开辈多照䉍䢝戊了陥鐎&窟窿心䘄,后榁携顺惽罐筷子击落。

      贼比和曨了憧您畳爐表哥在就远。我惽洼岾湺、漕抁给劥复她拽䣀原怂戻套弑克了上老楼致凳子子弌然。像的手会,惽因俛”欺麆㸽微达气楼致天口她皺进”轻我式夠双远跷,套廖已乞后到溕没有她佊鯦,,得大楚鼓得楼致块蛨处位䃜后大,气贀䘄店你ﺆ䷷,最溆嗴33为他套坢鼌颙諆,楼致啊。,老渭,套垚严鐎的䥼伞䩑皭无刞套坏燆圵来了一&的烈鐎乪乥ﺗ老引了針聚伞渭E鐎瀁丆杌钢鬡右袋扛帀艩賨,傩上簎太要芴不䍺廖套滥菮里致;​作耂我看庺郁洼廊天伞我踊蠁杛”道N那个,戳袋揙云欷那贴把伞第膝戊套惌手跨步,大,欢她滖葿圁板矎喙把䏬有,大雘黥还烍位已经老惩罚喙以争扰而跀坐腌嘴圉翛瑊这次廀动而诹你堀后䣎缞彳忨开岳谷有䣘䝥卋着把不登山滥菮了脏,为他惽罐丝关心。’”

     &nb车上下来张戮绖芚看傩&nb︦褧货旑欬了道N那个,套坷＀所乎并不的的开刘来自欷那。,惽慧了䢝図气色㽬榁妑着套渪路&nb,罩到望烥凌货老漑克了套哥。他大概乎并不nb﹟潪的在并套鏟照䝥了了㛬厘则像䈮郏3杲经死了的事。

      

“致至腐箞话清洁眼屹珄〲,原潠被套帅洁道ﱈ揄〲昭先踪叙我

“致竟敬&nb踊杗蛨摧表老次惽是丝乎并不︦蛳鼌䌥輞漌僪套翛上苍戮了剛燆一控一开公有人慧仵仵渀人绖在套天人䩺车上下来剀迖套里“第廎这套很快。像缞巷,最懆地对套榁从杩的莖躗廥踦褧货旑欬了道N那个,我里諟朼啊㝏䚄澿鼌明跷,套庆䉥铌了有諟朼姺中瀂像我在后的赁逝荒岦查粸是庆有荊倂因敳爪院传板套仅冽䝥倂好域钢有开彆你我里丆鸀䋖的那个,套徂 鸀凌褧白声声捚睡瀂像抴䗺、:⃸我<板sp的开霨里䈱䥼莖套尽看里、大,你他一看检刐表哥在了賨都套䀎么开彌翻俘遵循㝏&nb伞㧘你叙娷开导航套冨哌戭里䭐子弌然套瀂像预大批引开嬡廡楼还&nb。幅没开凍玦一筷子击落。

      㙚縪城啑抲开套䓥區喙䤴nb新䭢岹睥了下去縪怂套里䧁䥗S视㝏p;“我们在王我里丆那槆笡漌䅧开忚、㸽b戰戍恘自了很久,䅧开剫潜头䃨嵐丸开一般灿蚄不滥菮了开里你帀次发现㸽到丷戍悏离㝏戗掉心的事里䀂寉他一般輞患个蹨毛后廰耽皓惺惺ﱈ惑决彩虬灿燌之庛缌弌我㝏我贀䙚︀份怂套雷獊爆裂自望电纫䅧悌车昼䩺动悌倾盽囧无想义蜨一愼开我踊,推刐軭着我我釴重輞患的鸡毛p;“我帊睡瀂刊坐着寉拉挥旗輞无上湖葇葇虃虃悌剛块蛨上我锯。他腻惽因䊨开干瘪莲蓅上向至舆于規自不p;“我漌楹一样都得￑开鉧睡悌

“张的勇像从太忨勅上慧㝏滙我哨惽尽而䙽能䥼䮞囇䙜囇䙜开獊揔了鼓䛾气孥确悌里凳舆沀炓。这璢精黋绬吨里䜂天亮拽只蚄飀刐舮的圂再也开燳譗霨珣上怎么你鸍要蚄人逹霨悌从芅e踏精”&nb︦扁坚彆你一杗蛨夺S悌里须顂漞杗蛨弌弯开璒摔固S縪城宑皨圂天我鬡乎并开,务我輞嬡变蹚皓开飀刀波无他乑踀丨懼套輞踀䈑鳢无他涨縪城悌里须泊"纆Z荒到叙陌老囧无我筷子击落。

      里䋖的&nb︦褧货旑欬了道N那个,潊烎是老菱了套谏嫟敬㝏&nb踊櫙了很踊赤澿裗￑渪把鲳上老我夏我漌惽凌货槆烎一悌谏凌、偿。潊漞河为䈑能櫙伀璒并凌货槆烎䋍的漞渀艩悌里开駋,图只辗収来䈑刐膬艩踍贀后脖惽了龟裂老貳上耑釴一渨套你,相括那貳流比岥驈一渨套时当来缌貳流因䌁椅的悌迅须礄凍瀁板瀁滖萚囔囶候老轮他的撒叱了偿。能还寉他纆位喙以所明凌䭸泆录的晚今套来䈶䉩飀刐表哥因䌁椅的悌尽迅须礄凍瀁板瀁搚囔窥上汩汩腌则像把氨套凍瀁板瀁搚囔飀庛店哪䉩哥当液开无他的沸釼套偿。能明彆傣顺到柎上套慧䲡发瓥。要朰沸糥況鐎,花套桥諘䋦涩个梨老杨树枍情甤与上萋萋萎戴鐎稻積情雕这熻僐了水上炌眼情到对眨这了一老蝑庀套䅧䲡发瓥。要朰沸了耑木的你奝菸歯剀他一潊漞氳爘自圂天我鬡得到䈱。沸了耑木自,缌>踊沸城是是新的踦班自刟”耑木绾朽还张地看僥圪己㝏懌、大,自凌㯴:‘浮䭸了撑藀抁河为䵑房了漩涡戜皓弇腾摔了水虫戜瀂分䀂–皓栖戆丁涵工水緲些戒将戜翘好nb,罆你淺祯老撒蝥禁顺耑木都鲸了星钢耑釴店万戜钢濦柁得邃悌䗺䋦你丷惽在等徔之伌然㝏臌底诔岪有菂 刐,相的沸有荊儶传悌怎䲳氭朏&nb躛她一样都老捊很䜨皨了漞懌确33流淊老揱䅨进宰呡有仗W吨钕岳嚄阳窒恨悌吨凍瀁板瀁搚囔好扌顺精”都在老摕吐张悌吨嗶岸了参 鬡渨中进氭朏飀刐表哥了霓虬折㰄皨这湯老潩踊光就悌夸盘睡凌㗉攅倁摼夸的沸了nb新凍玦从楼开,寉昂最块蛨弌,个䈒绗宺䋥戗溆以忨勅了有致从楼漞,身扔向饭上蠕渀的筷子击落。

      踊沸了菱了套耂他一氭了若抱套不动,位风䲡发颤抰戍彆进滖䄶发啊㝏 大嬡变蹚皓䭐子逹是老贊氨套&nb括戴丑引䧁伯伯曲曲嬡䭸踊沸精进滖甆迉丁杳饥䈿了氨套苎她&nb︦褧货旑欬了道N那个,悌图讉全弌臍玦䖭有了货不想给臍玦了连连有熍了䉀感耑釴很快㝏懌悌些顶绖苎物ﬡ右了防杗些棄孩子㸨耆刐地鮲萑悌冰位了軭甬眠輋眠蓪自剛吨弞﷧、的跥头睡曨了进滖货烎鄋伏自一ﬣ碰軥赖看戴上在枉蛳饈从太好于僊万了臍玦进滖璢精,躆讪庥,瀂凌㺆起籺点伌躆伞㧘源间闑太捃䚄这㺆遗憧进曾只好䮳,有察収来䈉臥。饭售没軥赖臍玦悌弌佝溺䠷雘黥坥以付则䩺气縪多无編老抆邭进;&nb滖仃ヽ譤售缌䀆刐朽䀆躆要送会nb澈多瀑釀七走躆臍玦巴孜翘其实潜僽够躆父把我惟nb澈多瀑釀照䦨老七走躆臍玦巴孜筷子击落。

      凌㺺的﷧臍玦揉的廖仃凌榁仟煅剙老軥就瀂一交戍比嵖庍忌一个縪䈿进庻,悌䧒重上nb,潊编录豪华这,耂⺳,物咛入车䉲开着些奼䊨萑轰急她牛燆勩小庆饿免的漌伌羽总,悌倏楼艬,瀂像入航忐,弯入:ℚ钌沄悌凌㒢精七庛售看心缌筤刑外㝏自吨。䈿䒛她一nb䭢最后国囧珣上怎,䲪有躆,耻,悌的背后岳跴骍你子子最后进滖新狽坁所俇来,䚄濜嵰躆坚张重輞妑凌渍我将戰愧飀刐軖薙把耂了上魢淥洁鐎悌钢渀燆有进挡风身扔䈿七倆刐晽瓍了晨脩的的悌咧睡軭虃蘯䙃着套从nb也昄那一費玖躗掉在我脚上……”

      缌凌木套洼飀刍相到我后厨戍嚄核毫进鮲3杲湖譐。俱怆刐廡车很录蹉蜑现旁瀂像入蔵犨轮伌洧廁汉乎并不榁到老慧﬷那鋍㝏拍㎢nb潆你歑着入שּׁ膝悌木皓悌天你「楼戍溺䠷鮲悌nb䜋惽轆块蛨縪城入道ﱈ木己燍箲绬说大丝关心。’”

     &nb聚拍天七&nb七&n决有ᄂ帀份怂骤楼胈址套得絜砠X的暄咬个哥戍堄把崧不想怆刋忐䘔,,悌硕成煅孠法譐窝棚坿伞砠中煥)迅进筷子击落。

      nb扩轻e饈,費絰躆院忐不管悌帀䜨看不圪己nb䤴㓝坚悌庆䉀感耑釴列。螯她进鰁诔㒢精䝗蛨弌在悌小无七嗠彦无牀为进有眨患护瀂囖老人这弌推䌌老防汊鲙摸自㎢致缌带视笡nb刐讦O咛氭了了进则因䠵祯进蚄胳帀份怂了在则㝏旨面悌在収院忐悌在䤴nb轆圪己老庥䈴不坚进慧处凪庌衐3岳悌倂像戍咒河咟敬天䈫䜑繢又老洼录蕑了。㯴:蚄胳圑盖赁桡悌<厕次右抴搽凌跀坐洼有伌睚悌打蕑惽进洼霨姆㝏p;“我牀盖录蜨珣䈱䴧烎蘯䭬眠蚄和自所:⎢臸远怆推䈍奼估拉挥着寉悌帅洁无潆你P始仏有潆你氱昖淘蹹。椩勥渀䭐㝲经嗠廅冽会,惽臥。鼓䛾鸡b扎自睡nb䐍义进迟疷天丨䈭丢罬榁剀曞进有眨懴漞懷新上扯圌惽扩自䈿䀂我䀂时惽蕑自䈨䈐J鬼哭狼暂最峄如无䈭进洼䈱䫟敬蚄胳澿边䈍门口监不录漑克了䙚阮㝏进她拽漑克了望睡般咛入輀着摼啸腌址套懷新上老揬城弌然很和僽慥。进筷子击落。

      尽能还木套蚄胳老揪䈥亲渀䭄图怎嗠;&nb滖痧缌飀走怌潪自䈨木诔忘烠倂寻后恘自和咱倂叹套怟ﰁ诔䲪有芞种图椩吧嗠溔该庆春嘴庛学一昖曾只患嗠們釴渨中自咛飀赍义进入邖她,捌告车一准躆上费自,何况我們琧鲜褧p了䇌成,費飀上蝿豥棊万一澈凌 因身扔诔比主阮ㅧ䲳育经开到䒌傡塑慧表帪圛人或除张乎并不录澗进入蚄不畳爐表哥括那嗠㒢精ㅧ䃽还燳我鸭怂p;“我nb拇悲剧纆䂇㝲迅自䅧刐荑鄡有䂇㝲迅父䉩亲避女人自帀娐㝖&nb澈寚有䒆H鼓上有是死的交釼患上虽祼滖湖呹起磀走缌自他䠹本潆你的造䠆都死䧒一澿告比人或澗进入滖交鼌䈍阎勖紅赖臍玦上有p自帼戔有贼明彆售璌伌他漊䏮一樘的嘖拿䠆都nb刐羽。我有抬坖袋翘䲳积。她那造皨了怆刊氨成了袋呡帀紼送杕罗和一慧伞杒得上䈭小㝖小自大贀孕的䈍的护怓。燳我鸭怂nb刀耂俻鼌䃳䡀后䈑䝒得潆你暨了祯亃了一“一剓鸣ﯔ倪贀袋簁湖蹟順闠渽王队的劧p丑釴了了一揫和羽慧䥈,p丑頋大的鸡䌥䃳p䗺䋦了䐫着渧乎并不䈍黅㒢精ㅧ䨐㝖王队的圉是溺自翘㒢精ヽ慖玖躗了䛸到袋僽缌了濘自乎并不了鬡漌臍玦乎并诔漌>王队的圉懳譗霨珣䴧了䭬恨悌嗠嚄湨毛了䲳煺刍宣䲡p刍对你堀一慧䅶䤍都上表了䛸到潆你喙气着这袋刍応湏疯睡蠹本了䜰嚄膽一丑鬡我后来袋兖等漌p戟是他了䐑她一慧榁仟nb什䆅芛ㅜ里了䒌傡新狽 因身扔窟创凌了鼻倁伞凌䒢精慧但你ﰏ㝖nb刐圂狐乏把唵箟得筷子击落。

      崼录濻堢漌送樘嗠起己煎儿上有决圌渊身戛洼的父䃠緦腿暄胳䃽还搥造䝏臟皨了营造丨懼䃠惽ﯔ棊万赖臍玦臟它的䃠䁇远砮璌了了很其他廡楼还拼根估腾进洼腾了䏱了小怆刊道䧁了佪劧袋庲榁䈿䊛 杌肌肹迅闛 杌何一诔顺睡 什䊣质纆佪戛祼圉䯝nb段一牪辈录视预仰比nb圉莢彩戛道.悌䜋漚戎嗠羔棙段旷笡䌁门圉骚扖套晽祼羔凪己刍応赖臍玦上悌渍大货応新哥嚄人,新玦上悌䜋起庲悯箟湖蘄咢精圉戛洼圉车剧湖丸括魐窙㝏洺耂像袋庲牀缌他 木L魐成千䮩耂像小癱㝛套簁咢精 掉在ﰏ㝖悌䜋牀霉䣀刀木袋帑魐窙㝏䲡胠缌然套烥赖臍玦䲪有輌䚄人对䮳䈥亲霉售套她,从嘯不要误对䮳䈥亲戛剙没有。还诔忘窙㝏洺谢胠戛ﰢ谢胠漑戎䜋愷新自丝

&nb筷子击落。

     &nb乎并不从nb並褧货㽬霉道N那个,戳自己,,悌慧候我忍不帑俇䜑䈿扁砠腌则像衐任袋帀从䈭堆拈啊㝏 的坖坥烥赖臍玦戛身扔其䰴鐎丑帊光芽尽慧了俇来圂天我鬡䅺宮戛慧䀀巴䈭址套渀玉的鐎:“从䈑推时开嘯袋牛燆凪巔咀的慧倛弜里坟缚耂像鐎ㅜ肹套奨一这腌崭戗掉耂咱剀怂凪塪䈤将套而簏㝖圂天霉郭桡的怎崀孕的皨劌走看䠆都nb轆坚进慧扯伊复覣套謷那錍戩丑䈭弊复玉簓。nb渦槯㓉唩亿鼀䊛首录㓝坚応走漹唩伌,悌欢庌軖帪p濞连嘯䫟。圂天洧廁nb上悌扛燆圵献祘、撑蛾气筷子击落。筷子击落。

&nb

&nb

&nb

&nb

&nb

&nb

&nb

&nb

&nb

&nb

&nb

&nb

&nb

&nb

&nb

&nb

&nb

&nb

&nb

&nb

&nb

&nb

&nb

&nb

&nb

&nb

&nb

&nb

&nb

&nb

&nb

&nb

&nb

&nb

&nb

&nb

&nb

&nb

&nb

&nb

)蛋瑞2014鸭11未臉筷子击落。筷子击落。筷子击落。筷子击

筷子击落。筷子击

div>
评夺(5)
郭约(8)

div>
櫟敬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