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孤独的月亮原谅了我,谁又敢将我谴责

© 维以不永伤 | Powered by LOFTER

他已不再醉酒


他已不再醉酒

保持一颗钉子的清醒

即便命中胡乱爱过的芦苇

在温热的河岸重生,舞旋

飞虫闯进眼睑

他也不再埋怨黄昏

 

他已不再醉酒

不再以爱为荣

不再从过往之茧抽取一丝一线

任心地荒蛮

葱茏的鸽群

簇集在玻璃的胸口

 

他已不再醉酒

不再相信沉睡

隐忍的骗局

满饮此间孤独

髭须搀着另一种醉意爬上他的脸

他已不再醉酒

 

2014-12-15


 
评论(4)
热度(27)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