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孤独的月亮原谅了我,谁又敢将我谴责

© 维以不永伤 | Powered by LOFTER

水龙头和一滴水的故事

        从前,有一只水龙头,它在一个大院里掌管着一个小水塔,人们都得从它那打水。有一天,它觉得自己爱上了曾经流经它身体的一滴水。于是它趁着夜色,忍住一切疼痛,把自己活生生地从水管上拧了下来。

        它从没有离开过水管,它的身子锈在上面了,所以它流了很多浑浊的血。但是水很大,把它冲得干干净净的,也把它逃跑的痕迹冲散了。在院子门口,它回头听那些嘈杂的咒骂声,也听到了老奶奶的叹息。老奶奶说,多么好的小水龙头,它从来不漏水,也不上冻,它只会静静地淌水,在冬天或夜里也是这样。

        它跑到了河边,按照约定,它见到了另外一滴水。另外一滴水指着那条波光粼粼的大河说,她可能在这条蜿蜒的主河道,也可能在其中任意的一条支流。她可能在稻田的蓄水池,也可能在麦地的灌溉渠,还有可能在即将干涸的玉米地。她可能在村庄的胃里,在云彩的眼里,在杨树的手里,在西瓜的心里。……总之,她可不好找了。

       “没事的!”水龙头说,“我相信她就在不远处,只要她没有逃离大气层逃逸到外太空,我就能找到她。你知道,我可是黄铜的水龙头。上天下海都难不倒我!”

        执着的水龙头把地上的江河湖泊翻了个遍,日夜寻找那一滴不知身在何方的水。蛇鱼虾蟹见了它,总是扭头就走,水草浮萍听说它要来了,也都拼命往淤泥里钻。好心的鹭鸶们问它,你要找的那滴水到底是什么模样?她一定是一滴漂亮的、忧郁的、让人难忘的水。

        水龙头听了鹭鸶的问话,兀然悲伤起来。因为它这才发现,它也记不得小水滴的样子了。它花了这么长的时间,竟然在找第一滴已经记不得样子的小水滴。那天,它不得不悲伤地停住脚步,重新审视自己的所作所为。它爬上岸,一整天都不说话,默默接受阳光的冻伤。

        傍晚,它遇见了一只旋转喷头。它正在喷灌一大片野牵牛花。水龙头问它为什么独自一人照料这些花儿。旋转喷头说:“在那片玫瑰花园,我得小心谨慎地旋转,以免激伤那些高贵花的花蕊。后来我的脖子和腰都伤了,我成了一块漏水的废塑料。但在这,你看,我可以旋转、跳跃、甚至飞翔,我真快活。是她们一直在照顾我。”

        看着那些紫色的花朵,水龙头忽然记起了小水滴的模样。如旁人所说,她确实是一滴漂亮的、忧郁的、让人难忘的水。很多年前,在那个寒冷的冬天,她躲进了它的阀门,她冻得直哆嗦,不停地问前面的水滴什么时候轮到她出去。大家都被她问烦了,但是看她楚楚可怜的样子,没有一个人抱怨她。只有水龙头知道外面有多冷,今天所有逃出去的水都冻成了冰碴子,它的嘴上悬挂着一大串水滴的尸首——一个长长的冰锥。

        院子里的人都以为它冻坏了。不断有人拧它,打它,骂它,还有人拿开水烫它。但它就是不肯吐口,它固执得像是水坝上的大闸。第二天,天气暖了,它才如释重负,放出了哗哗的水,氤氲的白气中,小水滴不见了。

        “小水滴在哪呢?”水龙头站在沙漠的中心,问一颗仙人掌。

        “我不知道。我已经十几年没见过任何水滴了呢。”仙人掌说,“你若是渴得慌,你就应该去大海。这里是水滴的坟场。我可怜的小铜管。”

        水龙头这才发现自己已经被寻找磨损成了一根小铜管。风沙甚至未经允许就吹奏起它,蜥蜴也爬进它的心里躲避骄阳。但它接受了仙人掌的建议,它要到大海里寻找那个小水滴。

        临死之前,它遇见了不锈钢的、镀锌的、高分子材料的各种水龙头。它们也都在海底的淤泥中等待腐朽和死亡。

        “嗨,小破铜片,你在那翻腾什么呢?水都被你搅混了。”

        “我在找一个小水滴。”

        “哈哈,它在找一个小水滴。大家听到了吗?一个将要淹死的小破铜片在找小水滴。”

        “是的。但这就是死去的意义。”

                                                                 (完)

                                                             (2014.8.18)


 
评论(2)
热度(9)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