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孤独的月亮原谅了我,谁又敢将我谴责

© 维以不永伤 | Powered by LOFTER

一刀

 

        她上来就给了我一刀。

        晚餐仍是一只青蛙。它在我们之间的水塘放声鸣叫,然后从一只盘子跳到另一只盘子。我嚼碎了一些莲子,味道涟漪一般苦涩,她的悲伤向我漾荡过来。

        她开始寻找开酒的金钥匙。那些钥匙一向藏在那堆酒瓶下面。在雨季,我们总是用金钥匙不断撬开那些陶瓷酒瓶,裂声清脆,瓷片沾上血迹。酒的郁馥最终阻止了雨。

        她说在回来的路上她看到很多危险的人,好像一些即将倾倒的巨树。我知道她又独自前往了过去。这时我才注意到她干燥的头发,滴着陈旧的雨水。在那些雨水消失之前,我慌忙赶往那个夏天。

        她昏睡在湖边,温暖得像树上的梨。她醒了就开始与我对饮,啤酒、湖心、谎言。我看得到她手臂上青色的血管,那些在她体内奔流的溪河,贪嗔痴怨都如鱼得水。她脱落的头发很美。她下颌的赘肉很美。她胸口的出血点很美。她小腹的风暴很美。她剪掉的指甲很美。她吐出的鱼骨很美。她坐过的木椅很美。她拨过的号码很美。她爱过的男人很美。她乘过的车次很美。她抵达的黄昏很美。她剥掉的蛋壳很美。她喝剩的空瓶很美。她投不进的篮筐很美。她离开的空虚很美。她拒绝的措辞很美。她关机的忙音很美。她城市所在的星宿很美。她的婚讯很美。她的倦意很美。她吻过的我的小命很美。她昏睡的湖边很美。

        终于,被伐倒的那棵树堵住了湖的鼻息。它在天上的时候卑微得像云。此刻,它为肢解它的人们提供饮食和休憩。它的树干是如此巨大,路过的人都悲伤成了蝼蚁。它的枝叶铺满整个湖面,像诀别时刻的拥抱。

      “  走,但别离开我。”她说。像一把利刀出鞘。

 

                                                                            (2014-8-12)


 
评论
热度(9)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