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孤独的月亮原谅了我,谁又敢将我谴责

© 维以不永伤 | Powered by LOFTER

银诗


在爱琴海的邮轮上,我们先

狠狠做爱,再缓缓相爱

就让美丽的西班牙季风忘情吹拂我们

勃起的桅杆和发烫的船帆

浑身浸透的米兰雨季的爱欲


她说,你的几把就是我的帕尔马火腿

我说,你的阴唇就是我的神户牛肉

我们在北冰洋的极光下默然拥泣

随后,我们干沉了冰岛

射落织女星座的是彗星,是我

熔岩一般的精液


我们如此相爱却不得不离去

如愿沉入悲伤的加尔达湖

海鸥掠过陷没的入海口

帝企鹅是极地的囚徒,是我们的孩子

是非黑即白的忠贞

浮冰上忧郁的海豹却是你我

灵魂各自偷情的铁证


(2014年 7月)


 
评论(7)
热度(18)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