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孤独的月亮原谅了我,谁又敢将我谴责

© 维以不永伤 | Powered by LOFTER

飞虫

 

        天黑的一瞬间我们上了大桥。

        他告诉我这是本地最长的跨江大桥,但我看不见斜拉的黑色钢索和高耸的防撞护栏。我说我困了,他说他也是,反正桥很长,不妨让我们都休息一下。说完他钻进了一只豹子,爬上了一棵干枯的树。

        静止的江水让桥面显得开阔无比。我们的车像是游向深海的鲸。

        醒来的时候他在唱歌,脸上的稻田上飞舞着白色的蝴蝶。他说快到了,你看那些界碑,还有水上的涂鸦。我没有说话。他又说还早着呢,月亮或悲伤才刚刚开始。你看那些不幸的驳船,在黑暗中逐一失去拖轮。

        摇开的车窗不停地灌入逆行的陌生人和迷走的情欲。我被挤出了天窗。他看了他们一眼,从怀里拽出一些碎银子,开始喂食那些不安爬过的蚂蚁。我说车顶的晚风很好,再加快一档速度,我们好像已经如愿飞翔。

        挡风玻璃上落满了雨点,残酷而粘稠的注脚。

        他说你快点下来,或者抓紧某一朵云彩,我又要加速了。他撞倒了一大片森林,无数的惊弓之鸟在黑夜翱旋,然后躲入海面。接着他撞倒了大海,鸟群再次惊醒,沿着我们头骨的裂缝钻入黑梦。

        一路上我们撞死了很多飞虫,黏在挡风玻璃上,像雨。当然,我们也撞死了很多雨。

 

                                                          (王瑞   2014/6/27)


 
评论
热度(7)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