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孤独的月亮原谅了我,谁又敢将我谴责

© 维以不永伤 | Powered by LOFTER

双心

 

        在北方灰色的平原上有个年轻人,他有两颗心脏。他也有两个眼睛,两个鼻孔,两个耳朵,两只手,两只脚……人们需要成双的东西他都有一对,但他有两颗心脏。

        尽管所有人都喜欢拥抱他,但没有人的肋骨能侦测到他胸腔内的双重心跳。甚至经常睡在他身边的姑娘也毫不知情。只有一个小鹿一样的姑娘说过,你心跳得好厉害哦。他怕她发现自己的秘密,就骗她说,都怪你发间过分美丽的口哨引发了我胸口的雪崩。那姑娘很开心,小鹿一样在他胸口的平原上蹦跶不停。

        他的父亲每天去地里拾穗,母亲去河里摸田螺。他就在苦楝树下数自己的心跳。通常是左心先跳,一、二、三……但他只能数到六,因为到七的时候那两颗调皮的心脏会同时跳动。接下来是右心先跳,还是一、二、三……他还是只能数到六,但苦楝树开满了淡紫色的花。

        有一天,村里来了南方的彩色的马戏团。有两个头的孩子,三只手的男人,四个乳房的女人。起初,大家都很害怕这些古怪的演员。但是他们的怪诞很快逗乐了所有人,连麦地里的野鸡、狐狸和山羊都忍不住围在人群前面观看。马戏团赢得了掌声,马车上也堆满了金黄的麦穗和拳头一样肥硕的田螺。

        他的两颗心激动得快要跳在一起了。他请求加入马戏团,加入他们盛大的世界巡演。他向四个乳房的女人表白,给她听自己此起彼伏的心跳。三只手的男人批准了他的加入,但要求他把自己的两条肋骨剪开,以便观众更好地观赏那难得一见的双心同跳。

        于是,他如愿以偿,和两个头的孩子搭档在村子里表演。他骄傲地挺起胸膛,像大家展示他深藏许久、鲜红跳动的双心。人们都在惊愕中议论,只有他的父母拊膺流泪,大骂他的怪异和乖戾。他凶狠地想,说不定他们也有同样的适于表演的双心呢。

        他离开了村庄,穿过大雨、溪流、庙宇和姑娘,向不同颜色的人展示他的双心。他学会了一心二用,不对,是二心四用,他可以用四肢同时做不同的事情,在地上画下无数的三角形、圆形、菱形和正方形。他还学会了命令其中一个心脏停止跳动、另一个疯狂地不停跳动,火花从他胸口不停迸溅出来,像淡紫色的苦楝花落在地上。

        他再次遇见了小鹿姑娘。小鹿姑娘趁他睡着,给他的胸口缠上了厚厚的绷带,并在他快要醒来的时候告诉他,马戏团是骗人的,四个乳房的女人正在卸妆。他冲进后台的化妆间,果然看见了背对他流着血的女人,长发飘飘,地上有两个孤独的白椰子。

 

 

                                                                             (王瑞  2014/6/26)

 


 
评论(5)
热度(23)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