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孤独的月亮原谅了我,谁又敢将我谴责

© 维以不永伤 | Powered by LOFTER

我的父亲

 

我的父亲

白天是卡车

晚上是枯叶

凌晨是一卡车枯叶

 

桑葚熟的时候

他是落泪的蚕

麦子熟的时候

他是失落的鸟

 

我的父亲

是一个高官

治理酒醉、学费和

堵塞的下水道

 

我的父亲

是一个富商

贩卖青春、蛮力和

家庭专用盐

 

他是一个赌徒

疯狂押注在儿女身上

他是一个混子

典当出了仅剩的幻想

 

我的父亲

是一个诗歌评论家

每当我看着他

就觉得自己不该写诗

 

2014-6-12


 
评论(4)
热度(57)
  1. 文字的传言维以不永伤 转载了此文字
  2. 旌魚维以不永伤 转载了此文字
    我的父亲
  3. Jupiter维以不永伤 转载了此文字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