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孤独的月亮原谅了我,谁又敢将我谴责

© 维以不永伤 | Powered by LOFTER

今夜


今夜十万病人涌入北京

带着坏掉的肾、发炎的头骨

同我露宿星月绝无的西客站

 

留守儿童举起内陆的红眼睛

跋越吕梁山的野高粱

同父亲背起六盘水的旱季

 

蛇皮袋游过皇帝的护城河

落入革命成功后的地下通道

广场上褪色的旗帜空空作响

 

今夜十万病人踩过我的胸膛

令我呕出黑雨和皖北方言

我的一只手蓝成母亲的病历

 

城中有人哑然相爱,共赴前程

故乡,我将留下最后一个我

独自爱你的贫穷和炎症

 

2014-5-29


 
评论(4)
热度(34)
  1. 阿G先生的猫维以不永伤 转载了此文字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