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孤独的月亮原谅了我,谁又敢将我谴责

© 维以不永伤 | Powered by LOFTER

水泥池子


几棵零星的油菜花只有花型,没有花香

野鸟被囚禁在黑色的铁笼:翅羽锈迹斑斑

捕食者西装革履,爪牙不着痕迹

水泥池子拥挤着一群白色的鲶鱼

肚皮贴着肚皮,性器摩挲性器

拥抱成灾,满怀都是自己的碎骨、残鳞以及

同伴的翻滚、食物链的戾气

月光黏黏的,爬进水里

有些伤口已经溃烂出香气似酒精

也似捕鱼人的虫饵

暗影里,捞网正在滴水……

月光伸出倒刺的舌头,剔骨的花刀

我们却只能用恐惧的浸水的耳朵呼救

口鼻堵塞着轮回的淤泥——此生的尸首

肿胀的血鳃质疑过爱情,也亲吻过确切的莲花

而此刻,它是窒息的暴风眼!

万箭穿心,我终将愧对雪白疼痛的肉身

烈火烹油,请将我的灵魂炸至金黄纯粹

此后鱼骨凋零如没有花香的油菜

令我上升的鱼鳔被弃掷下沉的铁笼

死寂的野鸟猝然振翅

 

(三月,月夜,在一农家院看见一池子将死的鲶鱼,拥挤在一起,毫无希望,痛苦不堪。我们是否也是这样活着,觅食腐物,互相吞咽,浑身是伤,在终日的拥抱中依然瑟瑟发抖?)

 

(2014-5-5)


 
评论(1)
热度(5)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