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孤独的月亮原谅了我,谁又敢将我谴责

© 维以不永伤 | Powered by LOFTER

不能具名的花

不能具名的花

无法言说的草

对岸无声摆动的苇丛

向我们确认

春天横渡了最后一条河


白条鱼追逐漂浮的一切

在白光和暗影里穿梭

无能为力的触碰

一圈圈漾开

在起风的地方

我的掌纹越来越模糊


美丽的无名的花

不愿做这人间的游戏

不愿疑惑   不愿解答

独自崩落如雪

任白色的幻想褐化

一瓣一瓣还给土地


春天,我替你照看

一团猫叫   半颗睡眠

以及无数

不知如何处置的杨絮 

它们在你眼里纷扬了太久   


我们不安惶惑

深深明白

这春天并非为我们准备

这无名的花

并非为你我而开

而这责备

已经到来  


希望和晨星一同升起

痛苦和晚霞一同降临

而这责备

已经到来


2018.4

 
评论
热度(9)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