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孤独的月亮原谅了我,谁又敢将我谴责

© 维以不永伤 | Powered by LOFTER

金鱼

客厅里金鱼死了

我们漂浮在雪白的床单上

呼吸僵硬。彼此温热

鲜活的老水被你倾入

暧昧无尽的马桶

漩涡深邃,迷人

索伦之眼?下水道打着饱嗝

水箱很快充满了

慌张的海水。耳朵……


旅馆里我们死了

再也无法顺利结帐、转动玻璃旋转门

怀揣春天般让人心碎的零钱

走进阳光明媚柔软的阴道

去吃那碗亮晶晶的水果刨冰

正确地舔舐那柄愚蠢的塑料小勺

随手把贞洁丢进黄昏里

弯曲的失火的垃圾桶


它仍在我的梦里吐泡

如同一个躲入河底的老烟鬼

抽着自己污浊悲伤的废液

就此别过?此地仍在下雨……

她拎了拎他疲软的夜的阴茎

像往空地扔了一只刚抹了脖子

还在扑腾的公鸡

之后金鱼游进了化粪池或他的心


 
评论(9)
热度(12)
 
回到顶部